在眼前这个白天鹅群体中,有三只明显与众不同,头部和颈部呈现红褐色,非常奇特,大概属珍惜品种吧。想起媒体常报道,一些爱鸟、观鸟、拍摄鸟的“发烧友”几十年都遇不到珍惜种群,何况在沙漠腹地中。我的心跳再次加快,呼吸急促。

  鲜见的白天鹅加快了撤离的脚步。此时经验和直觉都告诉我,不能再向前靠近了。车辆缓慢停在与白天鹅群体距离约50米的地方,我嘱咐大家不要下车,不要说话,不要弄出动静。相机稳定地架在摇下的车窗上,我屏住呼吸,享受着充满惊喜拍摄的瞬间。

  白天鹅目前在全球是易危物种,分布生存在北半球。在我国学名称大天鹅,别名黄嘴天鹅, 属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白天鹅傍水而居,主要栖息在有芦苇的池塘和湖泊、水库之中。冬季之前,生活在西伯利亚的大种群白天鹅开始陆续迁徙至我国南方各地水面越冬,春季水暖时回归故乡。

  记得青春期时看过一段视频,一只白天鹅悄然死去,而它的终身伴侣围着尸体仰天凄鸣,久久不舍离去。印象之深,心中隐痛。白天鹅忠诚实行一夫一妻制,一旦相爱以身相许,便永不分离。

  李向军告诉我,他十几年在这片沙漠中闯荡,在有水面芦苇和湿地的地方几乎都留下足迹,但从未见过活着的白天鹅。他也觉得稀罕,怎么就在凄凉浩瀚的沙漠腹地遇到白天鹅了呢。

  九只高贵的白天鹅,是什么原因让它们毫无顾忌地闯进这死亡之海?拍摄之中,我想到这群可爱生命的处境。如果它们迷路到此,没有水源,怎能飞出茫茫的沙海,我随即通知同行伙伴,拿出剩余的矿泉水,在正融化的残雪旁制作一个沙漠人工蓄水池,尝试帮助“干渴”的白天鹅。

  水还没倒出,车里“翻箱倒柜”的声音惊动了警觉之中的白天鹅,它们摇摆肥硕的身躯,一路小跑,拍打双翅,头部拼命伸向前方,瞬间腾空飞起,向长满红柳的谷地荒滩飞去。那里残存着正在融化中的白雪,那里孕育着初春生机勃勃。

  我抓住时机,端稳相机一阵“猛烈扫射”,九只白天鹅翱翔黄沙蓝天的美景奇观尽收眼底,揽入镜中。

  空旷的大漠黄沙、蓝天白云、红柳褐草与白天鹅起舞飞翔的身姿,回荡一曲美仑美奂绝妙交响。

  九只白天鹅渐行渐远,阴影在舞动的双翅里上下翻动,荡荡黄沙染后的天际衬托着黑色的鹅掌徐徐划动,天边就像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画。

  我端着相机不舍放下,理性开始回归。我们找到白天鹅起飞前栖息的地方,脚印纵横,蹼迹清晰,大小有别,深浅不一。回想这群生命在此安祥度步,体会沙浴温情,休憩玩耍,然后平安回到西伯利亚或贝加尔湖故乡。这是最动听、最拨动心弦的终曲。

  近年来,全国各地关于保护白天鹅及种群不断扩大的报道渐多,主要集中在河南与山西交界三门峡库区黄河湿地、山东黄河入海处东营天鹅湖、新疆赛里木湖和黑龙江、内蒙等地库区。据报道,迁移我国境内越冬的白天鹅日渐增多,去年冬季仅在三门峡库区黄河湿地越冬的白天鹅就已达万只以上。

  这组《新疆沙漠腹地惊现不明种群白天鹅》图片新闻发表后,来电如潮;有专业人士询问,有同仁羡慕,又爱鸟者关心,有环保人士刨根问底;数百家传媒网站和个人博客争相转载。一时间,我被戏称为 “汪天鹅”。

  由此看来,进入二十一世纪的这把环保钥匙已逐渐开启国人的心灵大门,环保的大环境已良善起来。关注大自然,关注与人类共存的生灵。?(作者单位:新华社摄影部)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