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腹地,偶遇白天鹅

—新疆沙漠拍摄不明种属珍稀白天鹅亲历

□汪永基

  庚寅虎年春节刚过,初八从沙漠回到北京。初九一上班,就接到来自全国的数个电话,询问我在沙漠腹地中拍摄的一组白天鹅新闻照片是否真实。

  来电中有专家询问者大致集中几点疑问:发稿照片文字说明中所谓新疆沙漠腹地所指具体何处;白天鹅出现在新疆库姆塔格沙漠的哪个方位;照片中有沙丘和绿地形态的地貌是否沙漠谷地;照片中有三只白天鹅的头部和颈部有明显红褐色是否真实颜色;白天鹅飞翔时双翅边显示出的黑色是羽毛颜色还是阴影效果;九只白天鹅在沙漠中是否在一起栖息,发现地旁边是否有湖泊或积水,是否用GPS打点定位……

  去冬今春,甘肃、新疆等地区普降大到暴雪,一些地方积雪成灾。一位在敦煌雅丹地质公园的朋友来电说,雅丹地貌被多年未见的大雪覆盖,风吹落雪满天晶莹闪烁,沙丘变成雪山,蓝天映照雪漠空灵剔透,出现罕见沙漠雪景奇观。

  春节期间, 我同几位朋友前往敦煌,又一次闯入大静大美之地。一是继续尝试穿越探险库姆塔格沙漠大峡谷,拍摄大峡谷神秘莫测的南端部分,二是计划寻找拍摄当地久负盛名的民间传说“沙漠贼窑”;三是拍摄罕见的沙漠野生动物,四是拍摄难得的沙漠雪景奇观。

  人迹罕至却流光溢彩的库姆塔格沙漠确实鲜为人知;它时而静卧,孤独享受日出日落霞光铺撒的空灵;时而狂啸,竭力舞动飞沙走石天昏地暗的咆哮。   

  库姆塔格沙漠位于亚洲干旱区腹地新疆与甘肃交界处,是典型的内陆河盆地,面积约2.2万平方公里。库姆塔格在维吾尔语中就是“沙山”之意,沙漠中除遍布沙山,还包括有相当面积的西湖湿地、胡杨林区、红柳谷地、疏勒河故道、雅丹地貌、流动性沙丘、金字塔形沙丘,还有世界上独有的“羽毛”状沙丘。如此众多的地貌形态和自然生态,唐人就有恰如其分的记载:这里“常流沙,行人多迷途。有泉井,咸苦,无草。行者负水担粮,履绕沙石,往来困弊”,称库姆塔格沙漠为“大患鬼魅碛”。

  大年初七,我们一行人结束穿越探险库姆塔格沙漠大峡谷原路返回,当进入沙漠腹地,行驶在格沙状沙海之中不停地颠簸根本无法使人去昏昏欲睡。

  大概下午225分左右,多年一起“出沙入谷”的险友阿丘凭借在沙漠中多年练就的“鹰眼”发现数百米外有不协调的白色斑点,他判断,可能是羊吧。顺手指的车窗外南向望去,我自信地介绍说那是被季节洪水冲进沙漠的卡瓦石吧。险友驾驶员大庞一声冷笑,“啥卡瓦石,那是鸟!”

  车上忽然静了下来,车速几近为零,后面的给养车跟了上来,同行的李向军跑到我车窗前悄声告诉我,那是八只大雁!呵,我的血压开始升高,沙漠中难得遇到鸟类,机不可失!我迅速拿出相机,换上28300MM的变焦头,瞄准百米外的八只白色“大雁”。镜头拉近,咦?八只或散步或伫立的“大雁”群中,还有一只静卧其中,像受伤的公主。清清楚楚是九只!我开始让车辆从左侧匀速慢慢向“雁群”靠拢,保持一定的距离,无论如何先拍上再说。距离在逐渐缩短,警觉的“雁群”清晰起来,悠悠迈出碎步整体移动。那只“受伤”静卧的公主也病怏怏地跟随其后走动起来,不时回首观望。

  相机中的照片被放大,“大雁”形象不断清晰的细节倒让我忽然产生朦胧。在我拍摄大雁的经历中,可可西里腹地丰富湖泊中栖息着不同种群的雁群曾经让我拍了个够,可无一种雁与此次遇到的雷同。我自言自语地说,会不会是白天鹅!“天哪,这里哪会有白天鹅呵!”。“白天鹅傍水而居,怎么会出现在大漠腹地?”车还在靠拢,我不停地按下快门,300MM的长焦已经能够把“目标”拉近,通过相机上的放大功能看清楚细节—长颈、黄嘴、脚蹼。这些突出的特征表明,白天鹅无疑!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