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新闻价值外……

□浙江天台报社  汪林

  2010年初,浙江天台发生5名失踪儿童死亡事件,全国许多媒体记者前往现场采访,跟踪连续报道。绝大多数媒体记者采访报道客观公正,但也有个别记者用挑拨口吻诱导死者家属闹事,在没有明确答复情况下,擅自在媒体上报道“蔡家欲追究鱼塘承包人的责任”等等,不想死者家属得知后马上公开表示说某媒体“表达不准确,这个养殖场的安全防护存在缺失,但责任是双方的,我们自己没有监护好孩子。人都没了,这些是小事了。”

  人家说得多好啊!理智冷静、宽宏大量,善良高尚,那位记者为什么巴不得事件再扩大些呢?诚然,事件越大,新闻就越“抢眼”,新闻价值也就越大,这是事实。但记者不能为了自己的新闻作品影响大而挑起事端,这是有关记者职业道德的大问题。

  新闻记者采访报道时不该有巴不得事件扩大的灰暗心理,更不能用挑拨离间的口吻和语气,作草率报道。当地一家媒体报道这个事件就非常好,语气平稳,角度新颖,称当事双方不是互相指责,而是争着承担责任。

  这样的报道就非常好,使原来非常不幸的事件出现亮色,给人以信心和希望,让关心此事的广大读者感到欣慰。这样的报道才符合“正确舆论引导人”的新闻导向,值得提倡。

 

“金钱意识”太强了

□江苏宿迁经贸学院 陈尚忠

  近年来,一些媒体报道中“金钱意识”,不仅令人读了生厌,有的已到了令人生忧的程度。

  运动员在国内外比赛中获得奖牌后,热炒各类奖牌奖金、各运动员获得奖金数额,接下来是运动员身价高了所做广告价码随之飙升,还延伸到报道各体育项目顶尖女运动员退役后嫁富官、富商。一些媒体总喜欢把“奖”与“钱”捆绑揉合到一起,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奖等于钱,得奖就是得钱,得奖档次越高,得奖牌数量越多,越是财源滚滚来。

  一年又一年报道福布斯富豪榜、华人及全国富豪榜、文化艺术界文学界和体育界各方面人员的经济收入榜。对明星婚嫁乃至丧葬花钱如流水的盛况有闻必报,著名演员演出时穿的贵重服装、她们出席一些盛典场所时佩戴的钻石等的昂贵价格、一身饰物的总价码也是报道亮点。就连各种矿难等遇难和其他非正常死亡人员的赔偿金额也常见于报端。金钱成为一个巨大的称,用以去称出社会各阶层各种人的价值斤两;金钱成为一只长度无限刻度精密的尺,用以去测量各人的地位高低。

  奉劝热衷于此的新闻媒体,改改头脑中的“金钱意识”。金钱并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