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通讯采写中对绘画艺术的借鉴

□刘泓波

白描手法,直取人物内核

  白描,是中国画传统技法之一。所谓白描就是排除了事物表象光、色、形的不确定性,紧紧抓住事物典型特征,有选择地写实,从而达到直取物象本质、神髓的目标。

  其实,白描手法是选择的艺术、简练的艺术,它排除了人物性格中一般性的干扰,紧紧抓住人物特点的“内核”,刻画出来的人物极具个性,活灵活现,从而达到“以少胜多”的效果。

  白描手法用在人物通讯写作中有着神奇的作用。如获得第16届中国新闻奖的《索玛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记马班邮路上的乡邮员王顺友》中,一开头就用了白描的手法:“这位苗族汉子矮小、苍老,40岁的人看过去有50开外,与人说话时,憨厚的眼神会变得游离而紧张,一副无助的样子,只是当他与那匹驮着邮包的枣红马交流时,才透出一种会心的安宁。”抓住他“苍老”“与人说话时,紧张”“只是与马交流时,才……会心的安宁”短短81个字,从侧面刻画出了王顺友长年在大山里奔波所忍受的劳累和寂寞,一个饱经风霜、憨厚质朴的乡村邮递员形象触手可及,为后边的事迹叙述打下伏笔。

  有时,用白描来叙述一个细节,只是不动声色的叙述,就能入木三分地刻画人物性格。其实,一篇人物通讯只要有这么一两处成功的白描,就已十分难得了。因此,苦练白描的工夫,刻画人物形象,不夸大、不求全,直取人们灵魂,那么人物形象一定会可敬、可亲、可信、可学,新闻价值大大提升,传播的有效性也能增加。

多角度刻画,让人物立体起来

  绘画中,素描、油画能从不同侧面、多角度地表现事物,使事物有强烈的立体感。

  时下许多人物通讯中的人物形象,的确光辉高大,可是读完以后却让人有一种敬而远之的感觉。其实,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感觉,就是因为作者只展现了人物超出常人的一面,而他作为普通人正常的情感、极富人性化的一面没有表现出来。

  如果在写作中能注重这一点,那么人物形象将更加丰满,富有层次感。如《索玛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里有这样一段:“邮路上,有时几天都看不到一个人影,特别是到了晚上,大山里静得可怕,伸手不见五指,他能感觉到的只有风声、水声和不时的狼嚎声。家中操劳的妻子、年迈的父母、幼小的儿女……此刻就会像走马灯一样在他的脑子里转,泪水落下一行,又落下一行。于是他便喝酒,让自己的神经因麻木而昏睡过去……”虽说只有短短的一段话,可是,却传达给读者一个信息:王顺友不是感觉不到苦和累的“铁人”,他也有和常人一样的情感,也有寂寞和无助的时候。这样“刚柔相济”,使王顺友的形象活泼可亲。

画龙点睛,酝酿人物的高光点

  在西方的油画中,光线和色彩是必不可少的,最显眼的就是画面中的高光点。高光点是物体的重点部位,是画龙点睛之笔,能让整个画面倾刻间生动起来。

  上乘的人物通讯中,记者也会巧妙地安排一个高光点,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例如,《警察任长霞》中有这么一段:“老百姓……要把披红戴花的石碑竖在市中心的嵩山广场上。……任长霞赶去了:‘立碑?那不中!’群众不干,‘你这人啥事都讲理,这事你办得没有道理,这是俺万把人的心意,俺就立这儿!’任长霞没辙了。只好让群众把碑立在公安局里的背静地方。群众前脚走,她后脚命令:‘拆掉!’”任长霞拆掉了群众为她立的石碑,却在人民群众心里树起了一座永远的丰碑,进一步升华了她的形象,把读者的情绪推向一个高潮。

  当然,画龙点眼并不是随意之笔,更多的是作者对人物性格的反复琢磨、把握后,酝酿出的一个情绪高点,这一笔能升华人物形象,同时给读者脑海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

  在学习中创新是艺术发展的一个规律。人物通讯向绘画学习,强调的是开阔视野,创新思维,在创新中把人物通讯采写推向一个更高的水平,更好地为社会服务,为读者服务。(作者单位:《中国石油报》)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