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二届“非遗节”看会展报道创新

□黄远流 张珏娟 简 霞

  现代会展业有着巨大生机和潜力。德国慕尼黑展览公司总裁门图特先生就曾说过:“如果在一个城市开一次国际会议,就好比有一架飞机在城市上空撒钱。”

  伴随会展经济兴起,会展报道逐步成为媒体聚焦的重要领域。如何避免新闻宣传的同质化趋势,形成独具特色的宣传策划与版面亮点?《四川日报》在第二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以下简称“非遗节”)的宣传报道中进行了创新尝试。

跳出会展,挖掘背景,凸现重大意义

  重要会展活动的举办,成为一个城市经济实力、影响力的重要标志之一。会展宣传本身具备大量新闻资源,挖新闻、报动态已经成为宣传“套路”与常态。如何跳出框框谋求新立意,成为媒体不断探索的新课题。

  在第二届“非遗节”宣传报道中,《四川日报》从宣传主题、表现形式等多方面进行探索,理念突破是第一步。

  第二届“非遗节”在成都举办寓意深刻。首先,它是在我国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大力推进社会文化建设、实现“四位一体”发展的背景下举行的。其次,这届“非遗节”是“5·12”汶川特大地震发生一年后举办,灾后恢复重建正在加快推进,一个充满生机与活力、依然美丽的四川将通过这个平台向全球展示。更特殊的是,首届“非遗节”由文化部和四川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而这届“非遗节”主办方则有了新“面孔”—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是该组织参与主办的我国第一个国际文化节会,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一次与一个国家的地方政府联办国际性活动。

  基于这样的背景,作为省级党报的《四川日报》,用全新理念宣传报道第二届“非遗节”,除全面展示会展活动本身,还深入解读活动背景、内涵及延伸信息等更丰富的层面,既要浓墨重彩报道盛会,更要借盛会的平台,宣传灾后四川的崛起,宣传开放四川的胸襟,宣传四川的深厚底蕴与现代气息,宣传四川人民自强不息的风貌与文化传承的生机。

  如此立意,意味着本届“非遗节”的报道必须树立大视角,跳出一般性会展的命题,从挖掘“非遗节”深刻背景意义入手,有更高的站位、更宏观的视野,不局限于展会的一事、一物、一景、一地。

  此次报道中,前期策划组确立 “坐标式”的宣传方式,即宏观背景与时代意义是报道的“横座标”,“非遗节”本身的动态活动是宣传报道的“纵座标”,有时效、够分量的事件或现象是“原点”。对比3年前首届“非遗节”报道,这次大胆的尝试就是希望通过找“原点”,寻找最好的新闻由头,实现党报宣传效果的最大化。

多维观察,立体报道,喊响独特观点

  从某种意义来说,“非遗节”已经成为文化推力下的一次全球文化盛会。《四川日报》以“新闻+特刊”的方式,对本届非遗节报道进行组合、包装。

  抓新闻,在新闻版形成亮点、看点,突出重要性。第二届“非遗节”的政治意义与全球视野,决定了其宣传报道必须跳出会展报道既有格局,从文化推动力的角度观察“非遗节”对成都这座城市、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产生的深远影响与积极意义。因此,从新闻命题上,对“非遗节”的报道首先从文化切入,逐步上升到政治高度与全球视野。“非遗节”开幕前,宣传报道就着力从文化推力的角度透视新闻背后的故事。

  《成都非遗节进入“国际视线”》是一篇会前报道,报道跳出以往单一报道参展人数、参展规模的形式,从会展背景、参展嘉宾背后挖掘深层次意义,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参与主办、国际论坛吸引众多嘉宾参与、国外展演队积极来蓉等3个角度切入,突出文化张力引来的巨大社会效应。

  抓观点,深度解读文化背后的推力。把非遗节放大为展示四川灾后恢复重建新面貌、凸现四川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盛会。“非遗节”文化含量高,但它又不是一次简单的文化展会。因此,在“非遗节”报道中,如何用好文化元素,凸现文化力量显得尤为重要。观察、思考、提炼,形成“非遗节”的声音与观点;深入、深度、拓展,跳出了节会宣传老套路。

  在特刊专题报道中,《非遗传承:政府推动与产业带动》等多篇稿件,都以“非遗节”的新闻为由头,把笔触深入到推动非遗节落户成都的四川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发展,从源头的高度分析问题、提炼观点。同时,通过精心策划、筛选题材,在《四川日报》每周推出的《天府周末》封面版及其它版上,陆续刊发展示羌笛、糖画、峨嵋武术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6组特写式调查报告,既是从“非遗”项目的贴近性上与节会对接,同时又深入到单体项目的制作工艺、市场前景、产业发展中,从文化建设的角度剖析非遗项目的生存环境与发展之路。新闻与特刊,从点到面,互为补充,展现“非遗”的魅力,又将文化对社会进步、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逐一呈现。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