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世博会开幕在即,一年中也还有不少可预知、不可预知的新闻发生。近年来,记者拼抢时效与安保人员维护秩序渐渐成为令人关注的矛盾双方。既都为职业要求使然,一定有处理好的办法,本期与下期本刊专门组稿讨论这一话题。

怎样认识和处理记者与安保人员的关系

□ 周春林

    对于任何一个有现场采访经历的记者来说,遭遇安保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二者之间存在一种天然的博弈:一方努力突破重围欲获取最有价值的新闻,另一方则奉命保证现场空间里的信息不外泄,攻防之间,冲突在所难免。

    这当然不是一个好现象。但如果仅仅以“矛盾”一词来概括新闻记者和安保人员之间的关系,显然失之简单。一般而言,这类冲突的本质,还是因为双方都为各尽其责。

                                            情况分析

    如果以安保人员为界,记者与新闻现场之间自然形成一道物理意义上的屏障。这种局面的形成,取决于一些雇主主观上不想让记者获得某些内部信息,客观上采取雇佣安保人员加以阻拦形式,达到封锁消息源的目的。

    但新闻记者是有区别的,中外皆然。在实际采访活动中,不排除一些雇主出于某种考虑,允许部分特殊记者如少数权威媒体记者或能按其意愿发声的记者进入现场。显然他们不会与安保人员发生对峙。因此本文所讨论的新闻记者,特指无此特权的普通记者,多见于都市热线记者或深度调查类记者。

    同理,安保人员也是分类的。本文所讨论的安保人员,范围控制在政府部门、企业小区等单位所雇佣的对象之内。

    安保人员与记者之间的冲突大致分为两类:“软钉子”型和“硬拳头”型。

    “软钉子”型是指安保人员肯定会极力阻止记者进入现场,或与核心人物直接接触,但一般是采取请吃“闭门羹”的形式,不会与记者发生肢体冲突。他们大多受雇于政府部门,出于维护形象考虑,直接对记者动粗的较少。

    此类安保人员采取的阻截手段大致包括:以记者未提前预约、要找的人正好不在(理由包括开会、出差、联系不上等等)、需征得相关部门同意(基本请示了的答复也是不行)等比较堂皇的理由进行搪塞推托。由于进入这些部门必须先过他们这一关,因此往往让记者碰了壁还难以说理。这一情形多见于某地发生重大负面新闻、记者欲找主管部门领导求证的时候,笔者和同行曾屡次遭遇。

    而“硬拳头”型的性质则比较恶劣。它是安保人员在雇主的授意或纵容下,为达到阻止记者进入新闻现场的目的,不惜动用武力侵犯记者人身权利的形式。据公开报道,2007年5月27日,5名消费者在某酒店就餐后出现腹泻症状,《南方都市报》记者前往采访时被该酒店3名保安打伤,保安还将这位记者关进洗手间20多分钟并夺走其相机;2009年10月28日晚,正在医院采访车祸伤者的《京华时报》记者被一名保安推至楼梯窗边,将玻璃挤碎后上半身悬在窗外。此类事件,多见于突发新闻现场。

                                                

    新闻记者与安保人员之间并无宿怨,亦非天敌,但屡有二者冲突见诸报端,究其原因,简而言之缘于彼此的职业压力和个体素质。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