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报道的传承与拓展

□ 许向东

春运报道是一种周期性常规报道,由于沿袭多年逐渐形成较固定的模式,一方面,春运报道因其便于准备、容易采写、见报率高,可以说是个“美差”;另一方面,由于同题性强,受众司空见惯,无形中也成了“苦差”。春运报道要想有所突破和创新绝非易事。与往年相比,2010年春运报道既有继承也有拓展,值得研究梳理。

                          实名制报道,突出及时性和服务性

关于实名制的报道主要集中在售票、验票、效果讨论、铁路局推广和打击票贩等方面。春运开始当天,《广州日报》在专版“春运第一线”以《第一趟“实名制”列车凌晨出发》拉开实名制列车报道序幕,接着《6秒验一票首日无阻滞》等报道跟进。尤其在第一个实行“实名制”的广州等城市,提供细致入微、详尽周到的服务性信息贯穿整个春运报道始终。

同日,《北京青年报》则在头版刊登《实名坐火车》图片新闻,《首趟实名票列车广州发车》抓住琶州第一个实名制乘客作为核心人物予以报道。该报还在实名制车票实行不久,刊发报道《铁道部长称实名制成败在于进站时间》,提醒广大旅客《防范信息泄露  实名车票别乱丢》。

                          高铁报道,媒体策划各出奇招

随着高速铁路大规模投入春运,“乘高铁回家过年”成为春节期间一大热点话题。如何宣传高铁运载优势,诸多媒体各出奇招。针对武广高铁开通,《广州日报》1月31日推出《顺德郎娶武汉女  高铁做“花车》,报道通过新郎新娘手执车票的合影,以及“迎亲”“求婚”和“迎得美人归”等四张图片,妙趣横生地把高铁的优势展现出来。

2月6日郑西高铁开通,《洛阳日报》经过精心策划和组织,推出“三城联动话高铁”专版,除邀请专家对高铁的运行、服务、安全、购票等进行权威解读外,还发起组织“武皇坐高铁梦回大唐”活动。洛阳“大唐武皇十万宫廷乐舞团”专业演员扮演的“武则天”被选任领队,80名体验团成员用两个小时就实现了洛阳到西安的高铁之旅。路透社专门派记者现场报道,盛赞“这是中国速度与浓浓的中国元素的结合”。

《人民铁道报》在2月14、17、18日,推出郑西高速铁路系列报道《高铁为媒“中西合璧”》《高铁新时代开启新生活》,深刻阐述郑西高铁开通后,对两省经济发展、文化交流以及改变人们时空观念的重大意义。就春运说春运,报道新闻事件本身,只能从平面上拓展新闻的广度。而以春运为载体,挖掘新闻事实背后的东西,透视春运图景背后的经济发展、生活进步,以及人们观念的变化,则能够突出报道的深刻性,增强报道的影响力。

                              议论、争鸣与报道人性化

春运第一天,东莞东站“临战易帅”,站长书记被免职,网上热传是因为一张乘客爬窗的照片。2月1日《京华时报》在第二版“声音”发表时评《让乘客爬窗的是春运不是站长》,该文指出,就东莞东站事件来说,与严格追究领导责任相比,车站春运方案更需要“亡羊补牢”。《羊城晚报》的《怎看“人情味”?》更明确地指出,站台工作人员帮助乘客爬车窗,不出事,群众认为是“人情味”,但一旦发生安全事故,由此造成的责任损失谁能负责?这时还有人认为是“人情味”吗?在各类信息扑面而来的春运时期,时效性强,鲜明的观点和声音能够直接地为公众提供价值判断,引导价值选择。

按照常规,春运报道的视线往往集中在服务信息、突发事件上,而把视线从关注“事”转移到关注“人”,则体现出媒体对个体的尊重与关怀。春运第一天,《新京报》记者踏上北京西到成都的列车,采访拍摄了列车上的孩子们。最后以《童话列车—春运回家的童年记忆》为标题,用8张照片近2000字跨版刊出。该报专栏《春运脸谱》描绘了春运中的各色人物。《接警员:一天解答3000个问题》不仅描写了北京西站接警员张少萍的工作细节,甚至刻画了她的心里感受。《农民工:奔走在退票口之间》更是用形象生动的文笔,给广大读者展示了很有个性的在京务工人员。这些人物报道通过抓细节,使一个个普通人跃然纸上,感染力强,人情味浓,体现出媒体的人性关怀。(作者单位: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