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毫米的“人文”

—拍体育,宛如拍人生

  吴晓凌

    摄影曾被称为“科技的宠儿,艺术的弃婴”,摄影创作的过程永远都被相机和镜头物理特性的局限所提醒,由此也形成了一定的“法则”。比如人文纪实摄影多用广角镜头,28、35毫米,至多是50毫米。400毫米的长焦镜头,大都用来远摄体育图片,自然被认为与人文照片无关。

    体育摄影除了表现力与美的光影,同样展现着人在赛场内外的爱与哀愁,摄影师赋予某个瞬间以生命,并将其留住。因此我们必须先“爱”上那个瞬间。在这个意义上,400毫米长焦那一端,同样充满着人文精神。也许,恰恰只有“爱”,才能真正成就“人文”。

                                      捕捉戏剧性瞬间

    如果把体育比赛当作一个个故事、一段段人生去拍,对其中的戏剧性瞬间自然会比较敏感,就会发现很多戏剧化的情节。看戏的时候,大家都会抢一个好座位,对体育比赛了解多了,就会知道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可能会发生什么情景,哪个位置可能更好地观看、拍摄。比如在欧洲杯一场四分之一决赛中,意大利队的布冯和西班牙队的卡西利亚斯两名守门员迎面走过的那张照片拍摄于90分钟后的点球决战(见图)。这两名当今世界最好的守门员在两队互射点球期间要交替上场,就会产生这个场景。让人惊喜的是,布冯在两人擦肩时向扑出了点球的卡西利亚斯竖了一下大拇指。如果想到再拍肯定来不及。回过头来看,这个场景发生得静悄悄,没有丝毫预兆,却是那场比赛最饱满最高潮的时刻。有媒体用整版讲述两名守门员的这次相遇,标题就是《伟大的门只能留一扇》。

    对瞬间的把握需要摄影师积淀和努力。就我而言,在拍摄中,不把运动员单纯看做画面的构成要素,不把他们当作舞台上的演员,他们是很真实的个人。相比那些宏大的体育场面和华丽的镜头叙事,我更注重表达人物表情和动作所透露的内心感受。

    在平时,我会有意识地多看些好照片,多读些书,努力从普通的生活中多感悟点什么。因为那些所谓“对焦难度大、运动速度快、瞬间构图完整”的画面,在当时连贯着看,大多正常和普通,并不起眼,很难预判。当机会来时,如果没准备好,或者没觉得那是机会,稍一松懈,就浪费掉了。

                                        连拍的基本功

    连拍可能是体育摄影最基本的拍摄方式。如果说连拍有所谓“技术”的话,它也不是孤立的。就个人的感受,它取决于我们对自己器材的了解程度,包括快门的时滞,镜头对焦的速度,甚至要考虑到镜头中选手的动作特点,对现场的形势预判等等。这些都有助于对瞬间的捕捉。

    连拍技术的基础其实是单张的精准度。拍体育时,我通常也会把相机调在高速连拍的档位。但在实践中每次按快门基本不超过三张。习惯的养成是因为曾经有两年的时间在用尼康D2X相机,它并不是体育机,最高连拍速度只有每秒5张,有时还达不到,这样的节奏拍摄体育图片并不够用。如果第一张没有拍到很饱满的运动瞬间,后面的连拍基本都是废片。我很庆幸,那两年器材方面的局限,客观上使自己一直在练单张拍体育的“手艺”。一次在德国拍网球公开赛期间,因为无聊做过一个实验,把相机调成单张拍摄,基本每一张照片都能拍到运动员把网球击瘪在球拍上的瞬间。

    相机性能好坏其实不是特别重要,只要能让它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了解到它的局限,触摸到它的极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拍起来就会更安静从容,结果也会不错。

                                    体育摄影的职业化要求

    体育摄影作为纪实性摄影的一种,它也要求与艺术性完美结合,我们看体育摄影时,似乎看到的都是运动员的竞技瞬间。如果让布列松和罗伯特·卡帕他们来拍的话,体育摄影可能会是另外一个结果。但那肯定是属于艺术的、小众的要求。很难指望能在报纸上大规模看到这种体育摄影。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