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网络传播新时代,新闻报道方式方法不断创新,新闻的意义和内涵正在被重新建构,各类报道的生产传播主体更加多样。美国报业的自我救赎,在聚焦数字时代媒体的变革、转化和重建的同时,能否真正使正在走下坡路的纸媒重新焕发生机并日益扩大影响或许才是问题的关键。

网络传播时代美国报业的困境和应对

  申 琰

    互联网是当代新闻业变革的根源。同时,便捷的互联网、免费的网络信息、低廉的网络广告,极大地松动了原来处于垄断地位的报业机构对受众和广告主的掌控。美国报业长期以来以广告为支撑的经济基础濒于崩溃,采编力量越裁越少,报纸的新闻容量和报道篇幅越来越缩水。或许在可预见的未来,报纸不会消亡。但在一个已初露端倪并仍在快速变化的数字新闻世界,其作用将日渐衰微则是不争的事实。

                                        

    20世纪最后十年,是报业广告收入最为丰厚的十年。正处于从业人员鼎盛时期的许多城市报纸,不断提升其新闻报道的数量和质量。《美国新闻学评论》所做的一项研究表明:全美十大城市报纸1998-99年登载的新闻信息量比1964-65年翻了一番;其中地方、全国性和国际性新闻比例从35%降至24%,而商业财经类新闻则从7%升至15%,体育新闻从16%增至21%,专题报道也从23%增加至26%。美国报业已经从对政治的过分关注,逐渐将报道视野扩大到科学、医学、财经、体育、教育、宗教、文化及生活娱乐等更广领域。

    回顾美国报业历史,我们可以发现美国报业的繁荣主要源于以下两个因素:一是市场驱动。报业集团的高管们总是千方百计吸引并留住更多读者,防止他们转向吸引特定受众的广播电视、有线电视或者期刊杂志。二是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的社会运动为报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报道议题。比如民权运动提出对少数族裔或群体给予更多关注;女权运动提出“个人即政治”的理念,并引入了性别平等、生育控制、堕胎等议题;环保分子的倡导促使医学科学问题成为报纸日常报道的一部分。

                                        

    自电视时代起,美国的大城市报纸就进入了长衰期。城市人口大量迁移到郊区,多频道有线电视的发展以及非英语移民的大量涌入,加剧了媒体受众的碎片化趋势。随着全国性广告和零售广告主纷纷转向电视等媒体,报纸越来越依赖于档次较低的分类广告。

    此外,美国报纸的老板们对公司股价过分关注,而忽略了其新闻报道主业的发展,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美国报业当前的困境。为了增加收入,粉饰公司报表,只要公司广告收入出现下降迹象,他们便有缩减一线报道职数及报道版面以降低成本的冲动。因此,在互联网大规模应用与报业展开全方位竞争以前,美国各类报纸的报道质量和数量实际上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网络革命只不过是加剧了报纸读者的减少速度。

    美国报业对网络传播本能的回应是建立新闻站点,向读者提供免费阅读。虽然报纸网站的读者圈在一定时期内迅速扩大,但是这种增长看上去终究有些虚幻,大多数人的浏览行为具有偶发性和不可持续等特点。通常情况下,他们不过是受新闻聚合网站、搜索引擎、博客等的指引而被动链接到这些网站的。报纸网站浏览量的增长,短期内使报纸在网络广告收入方面出现了一点虚假繁荣的景象,但这点收入与报业在经济衰退中不断加剧的版面广告收入锐减相比,简直相形见绌。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