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感动中国》看英模人物报道创新

□ 李欣励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中共中央宣传部推出“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这也是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中宣部首推的大型专题。新华社电视为这100位人物制作了每集12分钟的大型史志性人物文献纪录片《感动中国—共和国100人物志》。2009年,在香港凤凰卫视、台湾东森电视台、广东卫视、东方卫视等海内外多家电视台播出。

    《感动中国》创新推出的一种“史志性人物片”体裁,也是新华电视纪录片开篇之作。“史志性”人物片既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纪录片,更不同于专题片,它是一种将人物和历史结合在一起,运用史诗性和史志性的表现手法,融入创新艺术形式的电视片体裁。这种时长、这种形式的人物片在全国电视节目中都很少见,对比以前的人物片,《感动中国》节目形态和人物表现以及侧重点都有很大改变。

    《感动中国》打造英模人物的时候,以人物故事为“明线”,以历史背景为“暗线”,更加注重的是以人物为依托,展现历史,凸显人物的历史价值。如《邓稼先》,将人物与中国两弹一星的特殊历史背景相结合,凸显人物分量;《许海峰》将人物的一场比赛,与中国当时在国际上的地位相结合,凸显片子的厚重。

    《感动中国》追求一种艺术、美学境界,既有历史价值,又有艺术价值,突破华而不实、背离人文思考的规律,展现平凡人物追求高尚的享受。

                            用时代价值审视人物  用平凡视角接触人物

    在人们价值观念多元化的今天,英模人物报道必须凸显时代价值,体现出人的自然本性。《感动中国》面对的是跨世纪的一代,要传递的是一种符合当今时代要求的精神。因此,创作组秉承“用时代视角审视英模人物”的原则,提取英模人物身上新的时代精神以及值得当今时代学习的元素。

    例如:雷锋,在上世纪60年代被树立为榜样时,更多是倡导那个时代的人们学习雷锋“艰苦朴素、学习毛选”等精神,而如今再创作《雷锋》时,提取的是雷锋精神中“助人为乐”的方面,以及其作为“阳光青年”的健康形象,浓墨重彩,衍生到时下“志愿者精神”等人类普世价值。这是时代的要求,也是《感动中国》在人物报道中的特色所在。

    《感动中国》秉承“英模人物走下神坛向人回归”的原则,从人的视角看待英模人物,从而塑造出了一个个有血有肉、真实可信,既有无私奉献精神,又有个人正当追求;既有坚强性格,又有普通人情怀的英模人物。

    《感动中国—共和国100人物志》的英模人物报道突破了以前惯用的模式,摒弃过去那种不食人间烟火、脱离生活实际的“高大全”,对英模人物形象的刻画从概念化转变为人性化、立体化,多层次、多侧面地表现人物,将先进性融入个性之中,融入人物寻常的生命轨迹之中,敢于揭示人物内心矛盾冲突,善于描述人物丰富细腻情感世界,通过对新闻事物中具有的人性、人情色彩因素突出来吸引公众、感染公众。虽仍以表现英模人物的闪光点、优点为主,但也不再回避其弱点、缺点。

    例如《吴登云—帕米尔的白衣圣人》中披露了支援新疆的吴登云曾一度要调离新疆的事实,这一细节非但不会有损吴登云的光彩,反而让观众更深刻地理解他经历的艰苦和挫折,更能表现吴登云的性格特点。正因为真实地写出英模人物如何走出困惑、如何战胜困难的感人过程,才使英模人物变得可亲,可信,从而产生了较强的感染力。

    同样,《孔繁森—大爱无疆》一片中,对主人公孔繁森的刻画较为立体、丰满,他既是一个“崇高、忠诚和无私”的共产党员、领导干部,同时又是牵挂着家人的儿子、丈夫、父亲。片中多次提到他对家人的愧疚之情,他曾悄悄留下遗书:“万一我发生了不幸,千万不能让我母亲和家属、孩子知道,请你每月以我的名义给我家写一封平安信……”细节写出了亲情与共产党员责任的冲突,反而更能反映出孔繁森每一次选择背后高尚的情怀。

    又如《叶欣—新时代的“提灯使者”》中有这样一个细节,2003年非典期间,医务人员需要隔离工作,“叶欣在最后一次离开家的时候流下来眼泪,对儿子说,从今天起,妈妈就不回家了,等非典结束了再回来……”表现她内心的挣扎。

    抛开英模头上的光环,用平视的角度报道英模,把英模当作普通人写,还原生活,展现英模“真我”本色,使之具有亲和力,也更具感召力和影响力。让人物与我们打破时间与空间的距离感,变为眼前的人、真实的人。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