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更好地体现人文关怀

—《卫报》《纽约时报》有关图片表现力比较

  郭建良

由间接表现 到直接表现

摄影记者在灾难报道中,应该如何既确保读者的知情权,又不因过度渲染残酷的现场景象而对当事人及公众造成伤害,这是个难以把握的尺度。这个尺度的确定与执行,既体现了摄影记者的人文关怀和职业道德,也体现了新闻媒体的社会使命和责任良知。通过四川地震和海地地震的图片报道,笔者发现这一尺度正在发生变化。

在救援的第一阶段,惨不忍睹、惊心动魄的画面和情节会随处可见。如何进行图片报道?这对现场的摄影记者是挑战,对后方的新闻媒体更是考验。有着190年历史的英国《卫报》在四川地震的时候选择了间接报道,在海地地震的时候选择了直接报道。

2008年5月12日四川地震,2010年1月12日海地地震。介入报道后的最初,使用的照片都是营救被困者的情景。从2008年5月14日开始,《卫报》对四川地震图片报道就表现出明显的特点:被困者只拍局部,遇难者只拍遗物。而从2010年1月15日起,该报也有一个明显特点,直面遇难者的遗体,不惜展示“身体恐怖”。

2008年5月16日的《卫报》头版,编辑选择的照片与众不同,画面拍摄的是废墟上散落的书包和残破的课本。

这是最容易引起读者对灾情联想的视觉形象,这些形象既没有影响到新闻信息的准确传播,又避免了对读者和当事人心理的伤害。尽管如此,拍摄图一这样的画面,对摄影记者来说一定是经历了艰难的选择的。这幅照片客观地讲拍摄难度不大,选择的难度却很大。这种选择的直接后果可能是照片无处发表,因为,这个阶段,绝大多数报纸还是喜欢来自现场富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照片,而照片不能及时见报,则标志着摄影记者的失败,这对历尽千辛万苦深入灾区的摄影记者来说是很大的打击。甘愿冒这样的风险,这位摄影记者的选择值得敬佩。

这张图片的选择,对编辑来说大概也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因为这时可以选择的照片很多,多数报纸的编辑选择了具有直接视觉感染力和视觉冲击力的画面,《卫报》的这种选择可能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影响到报纸的发行量。但是,报纸不同于普通商品,不能把追求经济效益作为唯一目标,它毕竟还肩负着社会责任和社会义务。因此,《卫报》这次图片选择也是值得敬佩的。

2010年1月15日,海地地震报道的第二天,虽然《卫报》也把焦点对准了学生,但不再是群体概念的学生,而是一个具体的个体,出现在照片上的不再是遗物,而是遗体。尽管这遗体是以救援的形式出现,但由于图片太具体、完全可以辨认,还是对死者的尊严、亲属的情感以及读者的心理构成了不同程度的侵害。

四川地震报道期间,《卫报》体现着人文关怀的图片选择,不仅是这一次。三天之后,2008年5月19日,该报在头版同样位置又配图发表了跟进的新闻报道。这一次选择的图片依然含蓄、间接报道遇难学生的内容,只不过这一次由群体到个体,具体到一个叫Zhou yao的14岁女生身上,画面拍摄的主体形象不是被抬出的Zhou yao遗体,也不是痛不欲生的Zhou yao亲人,而是Zhou yao生前青春靓丽的照片。以生的鲜活去让读者想象死的惨烈,这生与死的强烈对比,让读者不胜唏嘘;尽管画面上没有出现这位父亲的脸,但他的那份悲伤甚至让读者不忍去想象;这幅照片,间接的视觉震撼力量不仅强大,而且持久,让人过目难忘。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