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双方经贸资源转化为出版资源的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共同打造了《提问2010》,在读者中引起广泛共鸣。同时《提问2010》也受到各方领导的高度认可。这本书合作理念创新的背后,是资源整合的创新,是央视经济频道和浙江日报报业集团的有益尝试,也是新闻媒体探索如何加强中央政策解读、提高舆论影响能力的积极历练。

                     媒体政策解读怎样更有读者意识

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米博华认为,政策解读是新闻媒体发挥桥梁作用的很好载体,运用与决策部门的联系权威解读政策,运用手中的话语权把权威解读传播出去。我们要坚持正确引导舆论,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政策解读栏目对广大新闻工作者来说更多的是对舆论引导能力的一个考验。

当前中国正处于经济社会全面转型时期,30多年来改革实践体现的现实性、渐进性本身决定了政策有过渡性,决定了每一步改革都要尽量让改革的支持者最大化。每个人现在都可以表达自己的意见,每个利益主体都可能有不同的观点,这时也尤其要有一个更加明亮的声音,有话语权的媒体就显得尤其重要,尤其是离政策发源地近的中央媒体更是如此。政策本身的解读空间,公众对政策解读的需求,以及政策解读的舆论场所使得解读政策成为媒体注意力的焦点。也使得在政策解读中不仅要宣示政策,而且要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形成强劲的舆论引导能力,为政策落实提供良好的舆论氛围。可以说政策解读报道是媒体架在政府部门与广大群众之间的一座桥梁,搭得好沟通才能没有障碍。

经济日报社副总编辑丁士表示,政策解读专栏在所有的中央媒体都作为一种经常开设的栏目,《经济日报》也每天都有这个专栏。一边做,一边思考,这个栏目到底效果如何、该怎么往下做也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过去我们总是强调政策解读专栏的权威性,会找权威人士和发言人来做解读。但是效果到底怎样?可能没有人去做过调查,这是下一步要思考的问题。 

政策解读栏目有两种情况,一种较常见的情况就是媒体配合政策发布进行解读,还有一种就是老百姓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多疑问,并没有政策解读。《提问2010》的价值所在就是通过网站向老百姓征集这些意见,然后拿到有关部门进行解答,这是一种深度解答。

                           政策解读怎样履行好职责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副总编辑李国君认为,加强政策解读,提高解读能力是主流媒体的职责。我国现在处于转型期,出台的政策和法规文件也比较多。解读好党和国家的政策是主流媒体的职责,也是提高媒体公信力的一种手段。媒体有权利、有能力解读国家政策,说明这个媒体是得到认可的。现在政策很多,而且也涉及到很多领域,如果能够解读好,说明媒体是有能力的。

北京日报社副总编辑初小玲则强调政策解读要从公众视角做,编辑记者应树立导向意识。初小玲说,政策解读现在已经是各家主流媒体的集体功课,做出“人无我有”已经很难。我们力争从新的角度去做,同时也更加注重在“人有我深”上下工夫。首先是请什么人来进行解读,将中央的政策文件从编辑角度进行解读,解释清楚。尽可能把中央政策的新闻拎出来,把文件里面的专业术语进行转化和翻译,用图表、图形、三维制图方式进行解读。

政策解读具有高度敏感性,与公众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在口径、内容上稍微把握不准确都会对百姓的预期和信心造成冲击,从而影响社会稳定大局。不仅是领导要把好关,最重要的是应该让每位编辑记者树立导向意识。

做好政策解读要多从公众视角去做,也要淡出公告式的文体,要从新闻的写法这些基本功入手,让记者在进行政策解读时用个性化、情景化的描述手法,用媒体和读者互动的手法去写。通过这三个手法改变公告式的文体。

京华时报社社长吴海民说,《京华时报》从2008年10月份起就正式提出要大力强化解读性报道,并且作为《京华时报》全面改版、内容创新的重要工作。作为都市报生活在百姓中间,应该关注民生,通达民意。解读可以说是所有主流媒体肩负的责任。

吴海民认为,从报纸的内容创新来说,现在媒体格局发生了深刻变化,传播新闻的功能似乎正在弱化。我们虽然还在发布着一些原创性的新闻,但是这方面的功能也快被其他媒体取代了。报纸如何能够在新的媒体格局下确定自己的内容优势需要认真思考。

深度报道是一个方法,当中新闻解读又是一个重大课题。《京华时报》从四方面进行强化解读。第一、做好重大的政策策划性问题。比如说全国两会,北京市两会,其他地方和国家重大改革措施出台等,都进行全方位解读;第二、开辟解读版面,在财经类新闻中每天起码保证两到三个版进行解读;第三、将政策性解读贯穿于日常报道当中;第四、全面建立《京华时报》评论体系。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