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事关中国重大核心利益和国际形象,报道要把握好正确方向,确保舆论导向不出差错。对减排目标、气候变化融资等敏感问题,要把握好政策,妥善处理。温室气体排放实质是发展问题,关系到中国未来发展空间,要理直气壮地宣传中国的贡献和政策措施以及取得的巨大成就。与此同时,要强调温室气体排放的历史责任和义务,呼应发展中国家关于发达国家应提供资金和技术服务的责任和义务。低调报道发达国家强调的低碳经济、碳关税、发展中国家的减排量化指标以及气候变化融资(其实质是发达国家以此淡化他们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的责任)。理直气壮地宣传“共同而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在报道中应强调,要求发展中国家承担强制的量化减排指标既不现实也不公平;强调不应以应对气候变化和发展低碳经济为由,变相实行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

根据上述原则和注意事项,新华社从2009年7月起到12月哥本哈根会议期间,组织了一系列体裁多端、品种多样、内容丰富的报道,如《应对气候变化:中国勇做新能源“领跑者”》《中国将以“最大诚意”推动气候变化谈判》《中国立法机关拟决议支持“积极应对气候变化”》《评论:中国也是全球节能减排的最大受益者》《警惕西方气候外交背后的“非道义”企图》《巨幅减排彰显中国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诚意》等。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11月26日下午4时,新华社受权播发重要新闻: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中国将执行温室气体巨幅量化减排目标。就这一震动世界的重要新闻,对外部英文报道领先于国内外、中英文所有媒体、网站,第一时间抢占了国际舆论制高点。国际社会一致积极评价中国的自主减排行动。新华社英文滚动消息被国际主流媒体轮番作为特急新闻转播,这组稿件被《纽约时报》、BBC、路透社、美联社、法新社等200多家国际主流媒体采用。

对于全球气候变化这个政治、经济、外交、科学议题的深刻理解,对于中国媒体报道方针的思考,今天已显得更为重要和紧迫。笔者在2009年11月24日发表的一篇新华社署名评论中写道:“发达国家在倡导各国应尽平等义务的背后,隐藏着一个‘不能说出来的秘密’。发达国家设定的‘游戏规则’总是为了保持其政治、经济、社会竞争力。为不断提高综合国力,它们时常更改‘游戏规则’:从20世纪4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确立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到关税与贸易总协定及其演变而成的世界贸易组织、到现在所谓的‘总量管制和排放交易’制度、到将来可能出现的全球碳交易市场,所有这一切都最大限度地体现发达国家的政治意志和经济利益。华尔街把公司的市场价值、人寿保险产品甚至银行的呆坏账等一股脑儿地证券化(这些证券化产品已在金融危机时遭受了重创),转而把二氧化碳作为明码标价的可交换物,不啻为一项重大‘创新’。发达国家习惯于证券化一切,这次轮到气候了。我们的确不应抱着愤世嫉俗的态度来审视人类社会对环境变化和全球变暖的诚实关切,但中国也应充分警惕那些隐藏在高尚话语背后对于重新分配世界财富的控制意图。”(作者单位:新华社对外部)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