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无论从服务层面还是竞争层面上说,时效性都是纸媒的“致命伤”。天气预报,最要紧的是一个“预”字,受印刷周期所限,纸媒不可能像电视、网络、广播那样滚动刊发天气消息。而又由于目前天气预报能力的实际水平,预报员需要经常对预报作出滚动修订,纸媒的天气预报容易让读者产生“报不准”的印象。笔者解决这一问题的主要思路是,通过长时间积累和学习,按“专家型记者”的方向去“武装”自己,有了这样的沉淀,记者本身就可以对气象部门提供的简单数据作出详细、深入的解读,更能按照读者的要求去作报道。这种看似“强加于人”的客观要求,相应地也促进了笔者自身业务素养的提高,通过日积月累的沉淀,更能从每天的细微天气变化中筛选出新闻线索,从而为天气事件动态报道提供有力支撑。

积极介入日常天气事件

每天的天气预报是与市民生活关系最密切的气象信息,而当一些相对特殊、罕见的天气现象出现时,也需要媒体积极介入。

什么是特殊、罕见的天气现象?如果只从气象的术语来说,一些极端的天气事件就属于这一范畴,例如今冬少见的连续寒潮、暴雪天气,几乎贯穿去年全年的干旱等,具体到广东或广州而言,就是不时出现的灰霾、高温等等。这些事件出现频率低,但一旦出现,往往为全城百姓所亲身体验,虽然从贴近性来说不如天气预报实用,但还会有较高关注度。通过对这些事件的报道,也在一定程度上宣传了人类一些破坏性发展活动带来的恶果,从而引起社会对气候变化的重视,促进人们生活方式朝低碳、绿色方向靠拢。

2009年11月下旬和12月中旬,广州连续出现较为严重的灰霾天气,不仅能见度持续在较低水平,而且一些市民还因此出现喉咙难受等不良反应。在此期间,政府相关部门并未对此进行解释和说明,而《广州日报》不能对这一公共事件置之不理,先后刊发《未来三天灰霾当道》《水汽丰沛天又暖形成大雾散不去》《灰霾将列入灾害性天气》等系列稿件,其中不乏独家、深度的稿件,对灰霾的形成机理、影响程度进行深入的揭示,使公众对这种本质上就与空气污染密切相关的天气现象有了更全面的了解。

气象对人们的生活影响面之广,已不仅仅是穿多少衣服、要不要带伞这样“可有可无”的信息支持,很多时候是直接侵害,对于农民群体来说,尤其如此。2009年2月,广州遭遇一场严重的寒害,寒害过后,广州从化市大量荔枝树被冻死,82岁的村民刘日全老伯告诉记者,上一次他所见如此严重的低温寒害,还是在50多年前。通过采访,记者发表了《冷  从化荔枝树,大片霜冻死》的稿件,反映恶劣天气对农民造成的损失,促进有关部门对引导果农退果还田起到了积极作用。

此外,在动态新闻的捕捉上,除了影响较大的公共事件,如《75.3%降水为强酸雨》《广州旱肥冬瓜变瘦 水稻“割禾青”》《4个台风各具特色》等,也注重一些天气现象中的小细节,为读者提供一些服务性的信息,如《天干物燥静电突袭市民》《雷电无情求生有术》等,传播气象上的“小知识”,为普通市民了解气候变化问题打下一定基础。

前瞻性策划报道哥本哈根大会

2009年12月的哥本哈根大会,无疑使近年以来一系列气候问题达到高潮。为做好这次会议报道,《广州日报》精心准备,在大会前作出前瞻性策划,对报道的成功起到至关重要作用。

随着气候变暖的持续,重大气候事件可能会越来越多,涉及面也越来越广,即使是带有地方性色彩的小尺度天气事件,往往也会牵涉到环保、交通等领域,而不仅仅是纯气象范畴。这也要求媒体在报道时发挥团队作战能力,通过提前策划、有组织的领导和安排,在激烈竞争中亮出自己的“绝活”—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作者单位:《广州日报》经济新闻中心)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