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精确新闻学”—社会舆论促进新闻媒体进行“精确化报道”。经过多年将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实际应用到新闻报道中的实践与探索,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新闻系教授菲利浦·迈耶(Philip Meyer)在1973年出版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精确新闻学》(Precision Journalism:Reporter’s Introduction to Social Science Methods)一书中,提出“精确新闻学”(Precision Journalism)的概念,即一种“将针对社会舆论的社会和行为科学的研究方法应用到传统新闻报道中的新型报道方式”。这一概念在美国新闻界引起巨大轰动,迈耶在该书于2002年再版的第4版前言中说:“在(提出精确新闻概念后的)一个时期里,许多报纸和广播电视人员对掌握衡量社会舆论的方法,而不受政客和商业利益的影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精确新闻学”的提出是美国新闻学界对社会舆论进行报道实践与理论研究相结合产生的一个重要理论,它强调在新闻传播中运用科学抽样的方法收集、整理、分析和报道社会舆论,并以此为新闻素材反映公众对社会问题的态度指数。而借用舆论调查结果和意见领袖的分析预测等社会科学的研究方法来报道新闻,也使得新闻报道至少在形式上能更正确、更客观地反映与解释各种社会现象。

3. “舆论三角”理论揭示媒体、公众与社会舆论之间的紧密联系。1994年,时任NBC新闻高级舆论分析师、美国NCPP主席的谢尔登·R·格威兹(Sheldon R. Gawiser)和美联社华盛顿特区分社社长助理伊万斯·威特(G. Evans Witt),合著《记者的民意调查指导》(A Journalist’s Guide to Public Opinion Polls,台湾中文译本名为《解读民意》)一书,提出了著名的“舆论三角”理论。

该理论认为,随着每天不计其数的民意测验出现在美国社会中,“民意测验与新闻报道越来越明确并微妙地结合在一起”:对传媒来说,民意调查作为社会舆论的量化反映,为记者提供了一套在很多方面都非常有用的工具。首先,它可以帮助记者、尤其是主编和制片人,从范围广泛的素材中选定要报道的新闻。“每一天,记者们尤其是主编或制片人都在从范围广泛的主题中寻找要报道的新闻,而决定什么故事最能吸引人们兴趣的办法之一就是看舆论调查的结果”。其次,可以成为独立报道的基础并成为重大报道的一部分。比如一条有关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AFTA)谈判的报道,可能就包括公众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态度,对贸易保护主义以及自由贸易是利是弊的看法等等。最后,民意调查还可以确认或反驳其他来源的信息。因此可以说,在新闻传播中,“忽略社会舆论的决策过程是危险的,毕竟没有人非得去买报纸或看电视。”

另一方面,媒体进行传播社会舆论的活动可以赢得公众的关注和信任,并提升自身影响力,而公众意见也因大众媒体的传播得以消弭分歧和扩大影响,从而形成更加强大的凝聚力和影响力。这便是一个存在于公众、社会舆论和媒体之间互相影响、互为联系的三角关系。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