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候变化报道与我国的社会发展

早在哥本哈根会议召开之前,笔者就曾参与某电视媒体的一项电视行动策划,其主题就是“关注全球气候变化”,希望用电视行动的方式,大规模、成系统地拍摄、记录全球主要国家应对气候变化采取的种种行动。在策划案中,笔者提出整个电视行动应该体现以下一些精神特质:1.中国身份,全球视野;2.忧患意识,积极态度;3.科学理性,关爱情怀;4.强调共识,展示争鸣;5.突出行动,启蒙公民;6.记录进程,引领方向。现结合以上几点,谈谈如何在气候变化报道上促进我国的社会发展。

1. 中国身份,全球视野。关注气候变化,目光不能局限在国内,而要走向世界,与世界充分交流,同时展开广泛的国际合作。“中国身份”,更多的是想体现作为代表中国的主流媒体,如何以中国立场向世界输出中国的价值观,如何开掘具有五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国文明,在应对气候变化这个全球性问题上作出自己独特的贡献。比如说,当“低碳经济”“低碳生活”“绿色经济”“绿色生活”等热词大行于世的时候,古老的“道法自然”“天人合一”“以人为本”等观念如何在现代化进程中发生创造性转换,进而指导人们塑造出一种更具可持续性的社会模式及生活模式?而经过一百多年现代化洗礼的中国将探索出怎样一条更具持续性的现代化发展道路?或者如郑永年所说,把气候问题“看成是中国崛起成为大国的有效机会”?这都是在气候变化报道中所需要认真考量的。

总之,在关注全球气候变化报道方面凸显中国身份,关键是如何创造并输出既有中国特色、又可全球共享的价值观。这是发展传播学特别需要关注的地方,更是我国在全球化大潮中坚持文化自主性、塑造文化软实力的努力方向。

2. 忧患意识,积极态度。由于气候变化引发的种种问题、甚至灾害,已经让人们对未来忧心忡忡。对全球气候变化报着深切的忧患意识、悲悯情怀是必要的,但总体上更应该保持昂扬向上的积极态度,不能因此而要求人类放弃向前发展的权利,退回古老的生活方式。

复旦大学历史学教授葛剑雄教授在其《未来生存空间·自然空间篇》一书中,以其对地理环境历史变迁的了解为基础而产生的信念:“对未来的态度,不能无忧,不必过虑。”因为,在他看来,“人类活动既然能够影响自然,那么人类也可以通过调节或改变这些活动来加以控制”。

“关注全球气候变化”的电视行动,不仅是关注气候变化在世界各地造成的不利局面,更要关注全世界各地的人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而积极采取的应对措施。而人类采取种种行动以适应气候变化所带来的新情况,减缓气候变化的恶劣趋势,正是忧患意识与积极态度合二为一的最好证明。

3. 科学理性,关爱情怀。气候变化报道,首先要立足于科学理性。而用“气候变化”取代“变冷”或“变暖”的说法,本身就是科学态度的反映。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一款将“气候变化”定义为“经过相当一段时间的观察,在自然气候变化之外由人类活动直接或间接地改变全球大气组成所导致的气候改变”。UNFCCC因此将因人类活动而改变大气组成的“气候变化”与归因于自然原因的“气候变率”区分开来。

我们在此讨论的气候变化报道主要是指针对由人类活动直接或间接地改变全球大气组成所导致的气候改变而做的新闻及相关报道。当然,自然气候变率也在新闻关注范围之内。但气候变化报道重点所在,应当为人类活动,包括人类直接或间接导致全球气候改变的活动,以及由此产生的应对行为。所以,在强调科学理性的同时,我们要强调关爱情怀。而如何保证气候报道的科学性?如何在科学报道的同时关注人的生存发展?这是一个庞大的问题,需要在实践中着力解决。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