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发展传播学视角看气候变化报道

—兼谈“关注全球气候变化”的电视策划

        

2009年末的哥本哈根会议,经过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激烈争论,最终达成不具法律约束力的《哥本哈根协议》。虽然各方对此态度不一,但正如出席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峰会的中国代表团副团长、发改委气候变化司司长苏伟在2009中国社科院“城市与高峰论坛”讲话中所说,哥本哈根会议上,全世界的人对于气候变化都有一个更加直观的认识,虽然这个会议本身成果有多大说不上,但是最大的成绩就是对于全世界人进行了一场气候变化问题认识知识的普及、认识程度的提高。短短两个星期,由于借助一些现代传媒技术,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哥本哈根,对于哥本哈根谈判的每一步都是公开、透明,全世界都在参与这件事情。

从传播学理论假说的角度出发,这段话可以理解为:哥本哈根会议在全球范围内实现了一次关注气候变化的议程设置,而这一功能的实现借助了现代传媒技术的传播力量。由此,笔者借发展传播学的视角来谈谈我国的气候变化报道。

发展传播学与气候变化报道

简单说,发展传播学作为传播学的主要分支,其核心议题就是研究传播与社会发展之间的关系,或者说研究如何借助传播技术和传播手段,以促进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发展的过程,尤其关注大众传媒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角色和作用。

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化话语逐渐成为主流,环境保护、气候变化等现象成为事关全球的共同问题,而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此类问题的关注、报道,不可避免地既显示出国际视野,又凸显其国家、民族立场,发展传播学于此渐渐凸显其现实意义。也正因为这一原因,笔者认为有必要引入发展传播学的视角,来分析我国的气候变化报道。

2007年由中国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组织编印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国家方案》前言,头两句就开宗明义指出:“气候变化是国际社会普遍关心的重大全球性问题。气候变化是环境问题,也是发展问题,但归根到底是发展问题。”这两句话体现了我国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本质认识。从这个高度理解,气候变化报道是环境报道,也是发展报道,但归根到底是发展报道。也就是说,气候变化报道不仅仅是关于环境、关于气候本身的科学报道,更是事关国家发展、社会发展的综合报道。发展传播学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观点就是:“大众传播活动必须与国家政策保持同一轨道,以推动国家发展为基本任务。”而在2008年由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颁布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和行动》白皮书中可以看到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指导思想是:“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以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为目标,以保障经济发展为核心,加快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以节约能源、优化能源结构、加强生态保护和建设为重点,以科学技术进步为支撑,增进国际合作,不断提高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为保护全球气候作出新的贡献。”这一指导思想不仅是我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指导思想,对我国新闻传播界在气候变化报道方面也有极大的指导意义。尤其需要指出的是,在关于气候变化的报道中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本身也是对发展传播学理论的丰富和推进。

同时,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坚持六项基本原则:1.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下应对气候变化;2.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3.减缓和适应并重;4.公约和议定书是应对气候变化的主渠道;5.依靠科技创新和技术转让;6.全民参与和广泛国际合作。这六项基本原则自然也是我国关于气候变化报道所应遵循的基本原则。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