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玉梅受贿金额高达1100多万元,《南京日报》的报道没有仅仅停留在表面的具体数字上。在将其从婉拒礼品,到一次收取数百万元贿赂也麻木不仁的演变轨迹剖析给读者的同时,还详细介绍了这一大案线索的获得过程、潘玉梅被“双规”后办案人员与她的较量,直至她的心理防线被瓦解,悉数交代罪行的“突破口”,以及潘玉梅发出的“我被他们执著敬业的精神所感动,被他们谈话时的健康心态所吸引,被他们看问题实质的深刻犀利所折服”的感叹等等,突出了党和政府领导反腐败斗争的主动性和主导性。

许多网民读到这些细节后纷纷留言,赞扬纪检人员是“火眼金睛”“心比针细”,感谢办案人员为党和国家铲除了一个大毒瘤。由此可见,媒体通过报道将办案情节透明化,不仅满足公众知情权,增强对纪检部门的信任感,也有助于提升党和政府的公信力。

刑事大案有的有违人性道德,甚至是凶残血腥,往往会给人特别是青少年带来心理上的阴影。对于这类案件的报道,笔墨不应过多渲染血腥的场面,而应该突出人民群众路见不平、挺身而出斗歹徒的细节描写,弘扬普通市民在见义勇为的行动中体现出的真善美,引导公众崇尚社会正义。4·18劫案发生后,正是南京解放60周年纪念活动高潮期,报纸仍辟出版面,在头版分别刊登长篇通讯《热血谱写正气歌—追记优秀共产党员,见义勇为烈士于葆林》和《阳光老英雄—记71岁见义勇为好市民张定华》等等,立体展示了在4·18大案中自发形成的一个见义勇为的市民英雄群体。

原则三: 防止舆论情绪化可能造成的“舆论审判”,充分尊重独立审判的司法准则。

“舆论审判”出现大致有两种情况,其一:媒体对案件进行了报道,案件的判决与媒体报道观点相吻合,或是由于媒体的报道使案件得以改判;其二:媒体的舆论导向错误,但法院迫于舆论压力而作出完全迎合舆论呼声的判决,这种判决可以一时大快人心,但公正性值得怀疑。平心而论,第一种情况并不少见,但究竟是舆论监督使审判公正,还是公正的审判恰恰与正确的公众舆论相一致很难判断,第二种情形则完全背离了独立审判的司法精神。

2009年6月30日,南京发生一起醉酒驾车造成5死4伤特大肇事案,一时成为各种媒体铺天盖地报道的热点,出现了多个版本,作为包工头的肇事者张明宝一度被说成是“党政干部”,“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人命要用命来还”成为一些媒体的大标题。尽管我们认为新闻干预不会影响司法独立,但媒体毫无节制的报道也会给审判带来许多麻烦,对公正审判产生不当影响,甚至会出现司法审判完全倒向媒体的“舆论审判”。

面对6·30大案引起的公愤,《南京日报》在反映社会各界严厉谴责声音的同时,保持清醒头脑,首先对张明宝的身份进行了澄清,消除误解。同时结合杭州胡斌、成都孙伟铭等类似交通肇事案的判决,邀请司法界专家学者依据目前有关法律,针对此案可能出现的几种判决进行探讨。由于主流媒体不偏激、不越位,反映舆情,尊重司法,带动了整个舆论趋于理性。12月23日,南京市中院以“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罪”一审宣判肇事者张明宝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不同舆论再次发出不同声音。《南京日报》迅速邀请专家学者作出法律解释,引导舆论尊重受害者家属对判决不满行使上诉权的同时,也尊重司法的一审判决。

独立审判是现代法治国家司法活动的基本准则,言论自由是现代法治社会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新闻自由则是宪法规定的公民言论、出版等方面的表达自由在新闻活动中的体现,三者并不矛盾。媒体的新闻监督在尊重、满足和保障公民的知情权、表达权的同时,尊重和支持司法机关公正执法和独立审判权,二者不是对立的。(作者单位:南京日报报业集团)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