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重大案件报道的原则和导向

      程瑞生

原则一:时效性有时是相对的,不同案件的报道有不同的时效性,关键是不缺位,不越位。

对重大案件的报道,媒体应针对案件的性质,对报道时间作出正确选择。在操作层面上,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法律意识应放在首位,对于查处腐败大案的新闻,因办案的复杂性和对案情真实性的严格要求,时效性应无条件服从办案需要,做到“帮忙不添乱”,这是报道查处腐败案件时必须坚守的新闻纪律。不能为追求一时的所谓“轰动效应”而越位,也不能因“缺乏”暂时的“时效性”而缺位。

2009年2月25日,南京市原栖霞区区长助理、迈皋桥街道工委书记潘玉梅因贪污受贿数额巨大,被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第二天,《南京日报》独家推出长篇报道《严惩腐败不手软深挖线索揪贪官》,迅速被多家知名网站转载,引起广泛关注和震动。这篇通讯从采访到发表历时近两年。该案是市纪委在2007年元月查处另一起案件时“拔出萝卜带出的泥”,长期负责纪检报道的资深记者掌握独家资讯后,迅速进入采访角色。由于案情复杂,涉及党员干部多达15人,多次阶段性报道稿件为服从办案需要被扣压不发。记者深知查处大案的新闻备受读者关注和欢迎,但为服从办案全局,不但没有去追求暂时的所谓“轰动效应”,而是抓住不放,积累了近2万字的采访笔记。两年磨一剑,尽管两年前记者采访的案件查办新闻没有见报,但两年后以法院判决为报道由头,并没有影响新闻的时效性。

与腐败案件的隐蔽性和复杂性不同的是,刑事大案往往具有突发性、公开性等特点,一旦发生,来自包括民间舆论在内的不同渠道的舆论都会从不同角度发出声音,形成舆论的多元效应。过去由于一些限制,造成主流媒体常常缺位、失语,要么不报,要么作为简讯报一下,给一些小报散布一些未经核实的小道消息留下传播空间。对突发性刑事大案的报道,应迅速跟进,以最快速度占据信息披露和舆论话语权的制高点,发布权威信息,维护正常传播秩序,这是主流媒体的传播责任。

2009年4月18日,两名歹徒光天化日之下持刀抢劫一名从银行取钱出门的女市民,52岁的共产党员于葆林和71岁的张定华见义勇为与歹徒搏斗,一人牺牲,一人重伤。《南京日报》迅速组成专题报道组,第一时间深入采访,通宵达旦坚守公安局侦破组采访第一手追捕资讯。短短三天,把案件真相,歹徒逃窜路线、警方破案过程第一时间准确披露,及时、充分满足了公众渴望了解案件有关信息需求,杜绝了劫案可能引发的小道消息和因此产生的恐慌感。

原则二:案情细节描写应体现正确舆论导向,坚定人们对端正党风和社会风气的信心。

对于腐败大案,有的媒体将腐败官员贪污受贿的数额以及包养情妇、醉生梦死等等作为重点细节,往往忽视了纪检部门与腐败分子斗智斗勇的办案艺术,以及查贪肃腐决不手软的斗争精神。在广大人民群众高度关注反腐败斗争的今天,容易给读者造成腐败严重、反腐软弱的印象。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