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期经济系列报道中的《“海陆空”间观“晴雨”—运输一线传递的经济运行信号》一文,作者从铁路、公路、航线、水运四种运输模式展开,通过对四种运输模式的经济实体调查,发现铁路、公路货运情况较去年受影响较大的“忧”,也洞悉了煤电运输等大宗物质的运输出现环比增长的“喜”。用鲜活的数据和事实说明我国正处于经济企稳回升阶段。这样的“议程主题”设置更生动、更有说服力。这说明,只有注重新闻传播规律,提高“议程主题”的设置与“导向需求”的相关性和实用性契合度,才能有利于主流媒体议程设置功能的发挥。

三、控制议题数量,提高有效接触,抢占“舆论制高点”

新华社这次“年中经济报道”历时20天,部分稿件采用几个副稿件配合一个主稿件的发稿方式,图2是对这次年中经济报道主要议题统计,其中,数据解读位居首位,紧随其后的是结构调整,关于经济企稳的报道最少。从报道者角度上看,对一个具体问题进行了深层次、多角度挖掘,控制了议题数量,提高了受众有效接触,保证了传播效果最大化。从受众角度上来说,这种报道方式方便阅读,便于对问题的多角度理解,也提高了受众对“媒体设置议题”的接受度。

投资、消费和出口是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这次“年中经济报道”中,《投资发力 经济企稳》《中国消费—“华丽转身”的背后》《面对“寒冬”的考验—当前出口形势透视》。这三篇分别对投资、消费和出口这三个宏观经济要点进行了深度挖掘。合理控制议题的数量,有针对性地对一些重要经济热点问题进行设置议题,提高了媒体传播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在回答公众关心问题的同时,也便于和“公众议题”形成共鸣。

通过对年中经济报道报道类型的分析,评述以17篇位居首位,其次是报道和新华视点。从新闻题材上讲,如果说新闻报道设置议程是隐蔽的,那么新闻评论则是旗帜鲜明地进行议程设置。这次年中经济报道运用了评论这种强制性议程设置的形式。从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上半年经济数据当天,新华社连续播发5篇评述和1篇评论员文章,进行积极主动的舆论引导。

评论这种形式设置的议程能否为受众理解并接受,取决于其内在的说服力和论辩力。因此,在使用评论配合新闻报道进行舆论引导时,同样要对“议程设置”的集中度加以控制。对年中经济报道每日播发数量统计发现,稿件集中在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当天,增强了舆论引导强度,提高了受众对于宏观经济数据的关注程度。

四、创新机制,媒介融合,扩大报道影响

通过对新华社“年中经济报道”媒介依托形式的观察,首次采用多媒体融合方式,采用文字、电视(视频)和网络多种媒介联动方式。根据报道事实特质的不同,选择不同媒介形式。

在关系民生的报道中,配合文字稿件推出电视深度报道《全球车市中国独秀 政策效果日益显现》《国际油价逆市起舞》《三问房价》《透视牛市上升期的股市》。报道中,采访了一些专家学者,利用“领袖意见”影响社会舆论,进行“议程设置”。利用电视媒介生动、感染力强的优势对文字稿件进行补足。同时,对实时经济热点利用新华网播发快讯。

创新媒体融合机制,是未来媒体实施舆论引导、进行“议程设置”的趋势和方向。(作者是中国传媒大学2009级硕士研究生)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