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程设置”在经济报道中的应用及创新

—析新华社“年中经济报道”

      赵剑影

一、认清形势,直面热点,实现“议题同构”

2009年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我国年中经济数据,各家媒体年中经济报道就此展开。上半年经济热点众多:国际原油价格逆市上涨、原材料价格高企、人民币汇率升值、市场需求萎缩等难点凸显、中央陆续出台促进经济增长的一揽子计划、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四十天内五次强调要坚持双政策、社会各方围绕中国经济能否企稳回升展开讨论。这些都顺理成章成为各个媒体“年中经济报道”竞相关注的焦点。

7月2日《中国经济:关键时期的关键之战》开始,新华社推出一组关系国计民生的经济热点报道,《“双政策”的三个关键—资金角度看经济》《国际油价变局透视》《解读全球背景下的中国股市》《透视中国车市》《涨落背后看玄机—透视当前餐桌消费的三大热点》《危机之中新变局—当前重点行业走势聚焦》《“海陆空”间观“晴雨”—运输一线船体的经济运行信号》,内容涉及资金市场、房地产市场、车市、股市和油价等方面。

1是对年中经济报道热点进行的回归分析,这些都是当前经济领域的热点难点问题,其中有对政策的具体分析和解读,也有对民生问题的关注。“议程设置”理论认为,媒体在设置议程时不能自说自话,只有将“政策议程设置”“媒介议程设置”“公众议程设置”三者相互接近以致结合,使三个议题不断同化和统一,实现“议程同构”,才能达到“议程设置”的目的。

这组稿件把关系国家政策指向、关系普通百姓利益的行业和部门作为报道的焦点。把对焦点问题的解读和剖析,作为实现复杂经济热点“媒介议程设置”“公众议程设置”“政策议程设置”三者的“议程同构”的切入点和结合点。既解读了政策导向,也关注了公众需求,通畅了政策和公众之间传达的通道。

二、坚守本性,遵循规律,重视“导向需求”

就经济报道而言,宏观经济情况并不是各行各业数据的堆砌,而是一系列鲜活事实的表现。只有尊重新闻规律,重视受众需求,才能赢得受众支持,达到设置议题的目的。

2009年上半年众多宏观经济指标中,油价是个重要经济指标,直接关系到普通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笔者注意到《国际油价变局透视》这篇稿件,以油价波动为切入点,从宏观层面分析了国际石油市场和金融市场的变化、国内经济企稳回升的变化,从微观角度分析了石油及其相关产业的情况,群众日常生活受到的影响,文章落脚点回归到国家战略上来。不仅深入分析了国内国际的复杂形势,也密切关注百姓声音。

一般情况下,“议程设置”成功与否,在于议题影响受众的程度。而这又取决于议题内容与受众自身的相关性和实用性。中期经济报道是对上半年经济数据变化的解读,主要传达经济信息,鼓舞群众对经济发展的信心。相比CPI、PPI、GDP、GNI等专有名词来说,受众更关注这一系列指数变动给自己的切身利益带来的影响。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