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有的医疗机构也给媒体侵犯患者隐私权提供了“方便”。 根据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都不得泄露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传染病病人、密切接触者涉及个人隐私的有关信息、资料。

对患者隐私的保护和尊重这一点,香港医疗机构和媒体的做法值得我们借鉴。5月8日晚,香港首例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经医生评估后出院。收治该病人的玛嘉烈医院发言人表示,为保护患者隐私,无法透露与患者有关的详细情况。当地媒体在第一时间发布了这一消息,但此前却极少披露涉及患者个人隐私的任何细节。

媒体“不小心”侵犯隐私权的事时有发生

其实,此类侵犯隐私的报道时常见诸媒体,对媒体侵犯隐私的类似“投诉”也不只是此次H1N1流感患者。

记者挖掘新闻,这原本是好事,但一旦“挖”过了头,便会遭人嫌弃,甚至有可能踩到法律的“红线”。我国法律没有对隐私权进行规定,根据司法解释,我国在法律实践中,通常以保护名誉权的形式来保护个人隐私权。

2006年7月17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对国内首例艾滋孤儿诉媒体侵权案作出判决:侵犯艾滋遗孤隐私的北京某媒体除需在判决生效后15天内在该报第一版显著位置就侵害肖像权、名誉权和隐私一事赔礼道歉外,还应赔偿原告精神抚慰金两万元。原来,该媒体在没有得到当事人同意和进行技术处理的情况下,在2005年12月的报道中将父母因艾滋病去世的河南女孩的真实姓名、照片、经历等大量隐私公之于众。2006年3月1日开始实施的《艾滋病防治条例》规定:未经本人及其监护人同意,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其家属的姓名、住址、工作单位、肖像、病史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具体身份的信息,触犯者将承担法律责任。该媒体的报道无疑踩到了法律的“红线”。

在日常采访中,记者忽视隐私权的事也时有发生,尤其是在医疗卫生领域报道中。有媒体记者没有事先与患者沟通,就进病房采访,有电视台记者,不管患者同不同意,打开摄像机就拍,然后把患者患病经过等各种隐私写进稿子,出现在电视上,引起患者不满,有的报道甚至给患者生活带来不便。

挖掘新闻,应在患者隐私前止步

隐私要“不为人知”,而新闻要“广为人知”,强调保护隐私和坚持新闻报道自由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如何把握甲型H1N1流感报道中的尺度,不使被流感患者“投诉”的事情再次发生,这就需要媒体守住底线—挖掘新闻,在患者隐私前止步。在甲型H1N1流感的报道中,要多报道政府、社会对疫情采取的防控措施,及时报道患者康复情况,引导公众相信甲型H1N1流感可防可治可控,不要去挖掘患者个人隐私,少涉及患者家属情况,不要人为制造社会恐慌。

媒体从业者都要树立隐私权的观念,充分尊重当事人的隐私权益,未经他人许可,不要做侵害他人隐私权的事情,尤其是以公开个人肖像和真实姓名为形式报道有关个人隐私的新闻。在此次甲型流感报道时是这样,在其他报道中也是如此,这应成为媒体从业者的职业操守。(作者单位:《浙江日报》)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