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新闻报道中的隐私保护

      张冬素

新闻要“讲故事”,需要媒体从业者走到新闻背后。但一旦这些被挖掘出来的“真实故事”涉及公民个人隐私,就未必是新闻了。此时,媒体对这些新闻报道得越真实、越全面、越生动,对公民隐私权的侵害就会越严重。在最近有关甲型H1N1流感报道中就出现了侵犯患者隐私权的事情,值得媒体从业者思考。

媒体深挖“新闻背后的故事”引发患者投诉

2009年5月11日我国内地出现首例输入型甲型H1N1确诊病例,媒体有关甲型H1N1流感的报道分量明显加大。媒体对甲型H1N1流感疫情及时充分的报道,对提高公众预防甲型H1N1流感意识,掌握科学预防知识,有效控制甲流疫情扩散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但有关甲型H1N1流感报道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5月20日一早,广州首例输入性甲型H1N1确诊患者杨先生向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投诉,说自己及家人“隐私被挖掘太多,很没安全感”,要求院方拒绝媒体记者观摩其病区内活动的相关视频。他还通过《广州日报》呼吁:“媒体关注点应该是我的病情以及国家社会对它的防控,至于我本人是什么身份有多少钱,真那么重要吗?我现在感觉自己身体状态还不错,希望媒体别再挖我家的事,让我安静治疗。”

类似遭遇在其他甲型H1N1流感确诊患者身上也不同程度地出现。我国内地首例甲型H1N1流感确诊患者包先生5月17日出院,第二天,全国各地不少报纸配发了“包某某即将离开医院”的照片;5月19日,山东确诊患者吕先生治愈出院,其与父亲的照片次日也刊登在各大媒体。浙江媒体对省内首例输入型甲型H1N1流感确诊患者的报道也“非常详尽”:患者在病房里吃了什么,干了什么等,都一一见诸报端,有媒体甚至在报道中透露其母亲的工作单位。

可以说由于媒体从业者的“敬业”,内地不少甲型H1N1流感确诊患者住院期间的生活几乎“全透明”。对如何保护甲型H1N1流感确诊患者的隐私,媒体似乎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患者隐私并未妨碍或损害他人合法权利,法律保护其不受侵犯

从法律角度讲,隐私是指个人生活安宁和生活秘密不受他人披露和干涉的状态。针对媒体在报道中泄露甲型H1N1流感患者隐私,尤其是有网友迁怒“到处跑”的流感患者发起“人肉搜索”,暴露患者的姓名、年龄、住址等个人信息的现象,法学专家指出,甲型流感患者的隐私权应该受到保护。 在甲型H1N1流感疫情防控中,公众对疫情的发展状况、对患者的患病情况拥有知情权。新闻采访和报道,如果是出于社会公共利益的需要涉及他人隐私,应该受到法律保护。但已经在医院里隔离治疗的甲型H1N1流感患者叫什么名字,经济状况如何等个人隐私,对疫情的防控这一“社会公共利益”没有丝毫影响,尽管公众有了解患者详情的好奇心,但也不是非要“知情”,媒体在相关报道中对患者的隐私自然就可以“忽略不计”。一些媒体对患者的姓名、住址、经济状况等个人隐私的竞相报道,只是满足了受众的好奇心而已,于流感疫情的防控毫无益处。这是当前媒体激烈竞争所导致的一种“病态”。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