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走天涯  且思且行

      叶铁桥

“疯狂”的新年夜

不觉又到了年尾,但对年初的记忆却异常深刻。 鼠牛交替的那个晚上,我在石家庄中国大酒店8005室里奋笔疾书,而后方编辑则望眼欲穿地等着我的稿子上版。我写啊写,一直写到凌晨1点才交稿,新旧年交替的那一刻,竟没能顾得上作一凝视,就翩然而去了。

鼠年的最后一天,原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等高管在石家庄中级人民法院受审,这是2008年度最重要的新闻事件之一。三鹿毒奶粉事件震惊全国,而庭审将展示三鹿毒奶粉出台的内幕,因此,2008年12月31日那天,数百记者云集石家庄中院,想要见证这一年最受瞩目的一次庭审。

那天早上吃过的一碗豆浆、两个煎鸡蛋和三根油条,是我全天唯一的食物。庭审于早上8时开始,直到晚上22时12分结束,历时14多个小时。顾不上饿,因为要命的是,在听完庭审后,还有6000字的版面在等着我,它们将于新年的第一天跟读者见面。

然而,更要命的是,那次三鹿高管审判,除极个别记者被特批外,其余记者一律不准在现场录音和记笔记,如有偷录偷记的,法庭内林立的法警将一律予以制止并没收。

我不知那次庭审有多少记者偷带了录音设备,反正我是带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位记者被没收了录音设备,反正我是其中之一。

按常理来说,记者进行录音和做采访笔记,目的在于对新闻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客观性负责。长达14小时的庭审,如果不让记者记录,难道是为了考验记者的记忆力,或者考验他们对新闻准确性的把握能力?后来,当石家庄中院提到将有新闻通稿提供时,我恍然大悟……

幸好这次年底大审足够震撼,场景和表述也足够丰沛,才让我有十足的勇气抛弃通稿,奋笔疾书。于是,经过“跨年度”的写作(实际用时只有3小时),2009年元旦,《“三鹿事件”真相大曝光》《三鹿原“掌门人”田文华落泪悔罪》等长达6000余字的稿子在《中国青年报》“特别报道”版上刊发,并迅速登上新浪、搜狐等各大门户网站的首页。编辑经比较后认为,这组稿子是三鹿高管庭审第二天国内媒体内容最为翔实、全面的报道之一。

一年奔波  几许收获

也许是新年开了个好头,让我在2009年保持了职业状态,先是在两会报道中紧跟新闻热点,写了好几个独家报道。而后,又采写了一系列舆论监督报道,且大都是独家新闻,比如《〈商场现代化〉敛财“有道”》,揭露核心期刊《商场现代化》大肆卖版面捞钱;比如《逯军“替谁说话”事件溯源》和《天荣公司股权变更史》,溯源了逯军说出“你是替党说话,还是替老百姓说话”的由来,挖掘出逯军所袒护的开发公司的背景;比如与同事合作的《六教授举报长江学者造假事件调查》,揭露了高校的学术乱象和评奖机制弊病;比如《徐梗荣事件跟帖毁谤案回归法治》,展现出陕西两兄弟因言获罪的遭遇;比如《梦断当地派出所》,写的是河北廊坊一考生因父母曾经被拘留,报考军校时遭遇当地派出所不予盖章审核的故事。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