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拓与《老百姓》的启示

□ 河北日报社  郝斌生

东北一家市级电台记者两赴四川沱江采制专题。攀谈中获知她操持着一档栏目叫“回家”。我问其收视率如何,算不算品牌栏目?她有点语塞并略显尴尬说:“我倒也不愿意这样跨江过河的瞎折腾。问题是似有那么个潜规则,被采访的人物越出名越好,官职越大越好,外来的比本地的好,凶猛爆料比平铺直叙好,天崩地塌比五谷丰登好。”

这使我想起了一个早已萦挂于怀的话题,即邓拓和《老百姓》。《老百姓》是战争年代《晋察冀日报》主要副刊之一,是在当时的总编辑邓拓倡议下办起来的。从1938年到1942年共出了100多期,在当时很受边区广大群众和基层干部的欢迎。文字通俗,说理浅近是《老百姓》副刊广受欢迎的特点之一。正如邓拓所言,让识字的人看得懂,不识字的人听得懂。另一个特点最为关键,就是用较大篇幅介入老百姓的生产和生活,从春耕、秋收、选种开渠到制备饲料,怎样消灭蝼蛄,防治瓢虫,如何熬制柿子糖,冬春讲流感,夏天说卫生。邓拓是一位博学多才的政论家,诗人和文艺评论家。以他的才学,弄文舞墨说些之乎者也的话,玩点玄学卖个噱头让老百姓听了云山雾罩岂不是小菜一碟?但他没有这样做也反对这样做,《燕山夜话》的许多文章体现了他的文风,把知识、情趣和道理通过平等交流讨论的形式和朴实无华娓娓动听的语言传达给读者。

不可否认,我们已处在一个传媒竞争的时代。这与邓拓办《老百姓》时期有些话题不能同日而语,但就编者与读者的关系,节目主持人与听众的关系在任何时候都是一样的,只有把读者、听众放在眼里,记上心头,视为服务对象,一切为他们着想,最大限度满足他们的知情权、话语权,才有可能办出好节目,好报刊。否则,一心阳春白雪,就容易脱离群众,远离读者和受众。

我不反对异地采访,这里提醒的是切记“我是谁?”“我的受众在哪里?他们是何等的接受能力。”邓拓在战争年代当总编辑时,把稿件口语化作为第一标准要求记者和编辑人员。即使一些政治理论性较强的文章,也要想办法写得生动活泼。千方百计让理论去亲近老百姓,把艰涩难懂的哲学命题变换成柴米油盐一样可知可感的知识。

邓拓与《老百姓》告诉我们,作为大众传播的新闻媒体要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开门见山,有的放矢,不但要解渴解惑,解愁解忧解郁闷,更要解决问题。虽然我们现在拥有那么多电台电视台,拥有成堆的报刊,这并不意味着观众必然看我们的节目,读我们的文章。让观众“看得下去,听得进去,跟得上去。”唯此,才有可能提高舆论引导力。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