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差钱”的误会

  江西省吉安电视台    

前不久,偶遇一朋友,见他一脸愁容,正为一篇自己采写并发表在当地日报的头条犯愁。按理说,基层宣传干事能有新闻在头版头条发表,本是件大好事,而且新闻是正面报道,为何朋友还会犯愁?

原来这位朋友写了篇反映当地政府加大对民生工程投入,为民排忧解难的新闻稿,发给报社。编辑对文章稍作修改,制作了新标题《××(地名)民生支出“不差钱”》。朋友坦承,自己原先的标题比较虚而且难以吸引读者的眼球,但见报后的标题却会让人产生误解,因为他所在的地方财政还是个吃饭的财政,不是钱多得不知道如何花。

再看看信手从网上摘来“不差钱”的新闻标题:《房企不差钱再创京地王》《“不差钱”,怎么花?》《内地富豪“不差钱”成艺术品拍卖市场主力购买者》……又有哪个标题是那么准确、明白无误的?

别致的、新颖的标题自然能吸引受众目光,但在制作新闻标题时要遵循新闻规律,不能一味追求抢夺受众眼球,否则制作的新闻标题就有哗众取宠之嫌。另外,人们第一次在新闻标题中见到“不差钱”这些词时也许会感到一阵新鲜,会佩服编辑记者脑瓜子灵,但当“不差钱”“集结号”充斥各媒体时,所暴露出来的除了缺乏新意、没有创新外,可能让人想到的就是记者编辑的思维懒惰。

何必公开“人情账单”

  湖北党员生活杂志社  胡永球

湖北浠水县伍女士一年送礼用去9200元,占全年收入近四分之一。湖北某都市报2009年12月18日登出这一新闻,同时登出依据原件拍摄的“人情账单”照片。账单上共有40人,字迹有些模糊,但是大多数人的名字、金额数字和用途都能看出来,比如,“某某300儿子升学”“某某100结婚”等等。我认为这种做法明显欠妥。收了谁的多少礼金属于个人隐私。未经当事人允许,任何人无权披露他人隐私。上述账单即使是伍女士同意也不能原样登报。因为这不仅是她个人的事,还涉及几十名受礼者。她有权向媒体公开自己送礼的情况,却无权公开受礼者的情况。

 

记者怎样采访

  河北唐山  王志广

近日,看了一篇以《采访被拒怎么办?》的文章。将采访被拒的原因完全归咎于被采访者的不合作。并总结出了被采访者不合作的四个原因:怕“露富”怕“出头”;怕泄露商业机密;采访对象有难言之隐;采访对象太忙,没有时间接受采访。

笔者认为,将采访被拒的原因完全归咎于被采访者,而没有从记者自身找原因显然有失片面。事实上,记者采访被拒,有时并不是被采访者的不配合,而是记者自身问题。我就有过一次拒绝记者采访的经历。一年大年初二,我在图书馆看杂志。阅览室的读者很少,这时进来位女同志,手里拿着比一般家用的“掌中宝”稍大一些的摄像机。蹲下对着我就照。我心里有些厌烦。又走到我跟前,对我说:“我想耽误你一点时间,向你提提问题。”我感到有些突兀,就委婉地说:“我的口才不好,你去问别人吧。”她仍然不死心,说:“不,就耽误你一点时间。想问你,现在正是大年初二,人们都在家过年或走亲访友,你为什么在这看书呢?”我再次重复说:“我的口才不好,你去问别人吧。”无奈之下,她只好去问别人了。那个女同志走后,图书管理员说她是我市电视台“新闻XX分”栏目的记者。

其实她的采访完全可以顺利进行。如果她在提问前先自报家门,报出身份,我还是会回答他的问题的。所以说,记者在正式采访前要先自报家门,让对方对你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才乐意回答你的问题。否则,采访被拒也在情理之中。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