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是全国塔吉克族聚居最多的地方,平均海拔在3000米以上,这里民风淳朴,直到上世纪90年代,当地刑事案发率为零。同时,由于交通十分不便,也是新疆教育普及率最低的地区。

近些年,随着政府各项优惠政策的落实及不断加大扶贫帮困力度,这里老百姓的生活开始发生变化。

我们在热斯喀木村采访时,县里派出的干部正联络各家学童,准备统一接他们到县城寄宿学校去上学,学费、住宿费全都由政府负担。两年前,这项工作刚开始时,很多家长想不通,不想让孩子离开家过寄宿生活,但是,孩子们到大山外面去的愿望很强烈。一些家长亲自到县城看过之后,也逐渐接受了政府的好意,承认那里的教学条件和水平的确为山里的“帐篷学校”或“马背学校”所不能比。现在,村里几乎家家户户的孩子都在县城读书。

采访中,我们结识了六十多岁的塔吉克族牧民买买热依木·衣布热衣木一家,家中两代人的生活态度反映了塔吉克人这些年的变迁。买买热依木放了一辈子羊,至今都没有离开过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他说自己不喜欢出远门。他的长子经营着村里的第一家商店,前几年还买了一辆卡车,经常往县城跑运输。幼子如今在县城上寄宿学校,手里常常摆弄着一部带摄像功能的手机,人生愿望是将来可以驾车周游各地。

世界发生急剧变化的同时,即使是热斯喀木村这样边远的地方也在不断变化。有时候这种变化并非轰轰烈烈,也表现得不明显,这就需要观察者、记录者能够舍得时间扎下身子细细挖掘。

2009年5月,我们听说塔里木盆地边缘有户人家不简单,马圈里养了十多匹赛马,其中还有英国纯血马,价值不菲。农民与马联系起来,本来并不新鲜,可与赛马、英国纯血马相联就很有些意思。

为了探求缘由,我们从乌鲁木齐出发驱车500多公里,在库尔勒市郊乡下采访到了这个维吾尔族驯马家庭。采访中得知,这些年来在好政策下富裕起来的农民,眼界开放、观念更新的同时,精神需求日益增长,驯养赛马成了倍受少数民族农牧民钟情的一项“奢侈爱好”,有的人甚至把它作为一种投资方式。

这个驯马人已近七十岁,很少骑马,每天却在马厩旁一站就是半天。他的生活保持了农民的节俭,穿的衣服有窟窿也不在意,但是却给他的赛马高薪聘请了专业驯马师。他告诉我,自己还有个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到香港看马会。

这就是发展中的新疆—于细微处显变化,无数细微变化相加才能比较全面、深刻地反映出全貌。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记录“细微处的变化”比报道“大事件”更具挑战性。这也将是我今后继续努力的方向。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