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调查中我还了解到,由于小区物管也是受益者,在这场并不光彩的“游戏”里,楼盘物管一般采用两种方式回报“口子”买家。一是暗中助力,一是关键时候当“无管”。

第一手证据资料被锁定后,2009年“3·15”前后,《华西都市报》强势推出《成都装修“潜规则”大调查》系列报道,在社会上迅速引起强烈反响。短短两天时间里,数千读者打进热线,读者们在热线电话里义愤填膺,纷纷声讨“口子费”,要求有关部门整治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网络上也掀起讨伐“口子费”的热潮。

报道也引起成都市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首先做出反应的是成都市房管局物业管理处。该处相关负责人约见记者时表示,将联手公安、税务、工商等五大部门,在全市范围内开展集中整治“口子费”的专项行动。不久,五大部门确实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专项整治行动,并曝光了多家违规物管公司。

成都荆翠中路某小区甚至还与当地警方成立了成都首支“业主装饰装修材料护送队”,保护业主和装修公司的生命财产安全。成都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只要发现违规经营,欢迎业主们投诉。作为报道的记者,我在感叹舆论监督力量同时,也感到非常欣慰。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成都装修业“潜规则”大调查》系列报道推出仅两个月,“霸道口子费”卷土重来,装修业主们怨声载道,大量市民又纷纷致电《华西都市报》,将希望再次寄托于媒体,很多读者甚至一针见血指出他们的分析判断。

当我将这一情况反映给有关部门时,得到的答复是:“我们该做的已经做了,如果业主们发现有问题甚至违规违法行为,可向有关部门举报,但需要提供证据。”   

我深知,在这场力量悬殊的博弈中,业主们明显势单力薄,他们其实曾一次次向有关部门举报,也曾一次次遭遇伤害,不论经济上还是肉体上,但谁又真正去体味他们的感受?去真心真意为他们疗伤?

再说舆论监督,尽管最初的报道也确实触动过某些人某些部门,一些所谓“道上的人”也曾威胁恐吓过我,一些部门也曾打招呼“适可而止”,但舆论监督最终还是成了过眼云烟,显得那么无力,即便再次给予关注和报道,也许依然徒劳无功。

因此,我只好一遍又一遍给读者们解释,表示歉意,并转述有关部门的答复。其实,要根除这一病灶不能仅靠舆论监督,更需要有关职能部门建立长效机制,并在平时的工作中落实到位。

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我们没再关注报道此事,成都装修市场“潜规则”依然存在,直到现在。它也因此成为我职业道路上的一件憾事,至今都难以释怀。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