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舆论监督报道的有力与无力

    庞山岚

舆论监督是媒体的天职,也是一把利器,作为记者,我想用好它。然而在采访报道中,却也有力不从心时,也曾遇到一些憾事。

2009年3月初,不断有成都市民打进《华西都市报》热线,反映一些装修公司或建材老板霸占小区装修业务,威胁和恐吓其他的装修公司甚至装修新房的业主,并时有伤人事件发生,引起大量业主的强烈不满,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随后,受报社指派,我对此展开了半个多月的深入调查。

为全面了解实情,我找到替人装修新房而被打伤的龚师傅了解情况。龚师傅介绍,一个新楼盘往往在交房之前,就会有人花钱买下“口岸”(即所谓的“口子费”),垄断该楼盘的装修及材料业务,业主装修新房要么必须请他们的装修公司,要么必须购买他们的装修材料,否则将遭遇阻挠甚至招来杀身之祸。龚师傅就是因为没有到他们指定的地方购买装修材料而遭遇暴打。很多装新房的业主为了躲避垄断者的暴力阻挠,往往只能深夜偷偷搬运材料。

业主们遭遇暴打的惨状,像做贼一样夜间装修的情景,还有他们的无奈与无助,深深地刺痛了我,一种记者的良知和社会责任感在心中升腾,我决意深入调查,揭开事件真相。

我乔装成一建材公司的老板,到成都多个新交付的楼盘调查。当我提出想进小区卖建材时,小区物管公司都直接回答:“如果要进来,是需要给‘专人’缴进场费的。”他们所谓的“专人”其实就是卖“口岸”的幕后老板。

接着,我又约见了多名幕后老板和分包小老板商谈进场事宜,跟他们的交锋中,我了解了大量惊人内幕。渐渐地,一条暴力驱使下的利益链条逐渐清晰,一种成都装修行业的“潜规则”暴露无疑。

这条利益链条就是:某些新建小区的首任物管公司(卖“总口子”)—“隐形人”(买下“总口子”并出打手给分包商家“护口子”)—数家装修公司与建材铺(出钱分包)—有装修需求的业主(最终为“口子费”埋单)。

而“口子费”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甚至几百万元,他们买下“口子”以后,便对小区的装修及建材业务实施垄断,从而谋取暴利。为了维持这种暴利,买“口子”的幕后老板还需要“聘请”一些权益维护者(社会闲杂人员),使用非常手段甚至暴力手段确保“口子”利益。

在这场并不合理的游戏里,受伤害最大的还是业主们,他们既无法公平自由地选择装修消费,受到威胁烦扰,还将成为巨额“口子费”的真正埋单人。比如两扇窗户的市场价为1300元,而通过买“口子”的老板卖给业主时价格往往高达2000多元。因此, 高额价差、以次充好、短斤少两,是“口子”商家的主要挣钱手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