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应该有更多媒体将目光投向那些默默无闻耕耘一生的普通百姓,他们的一生虽然平凡,却蕴涵着中华民族勤劳、朴实、奉献的精神。当然,讣闻报道毕竟是新闻报道,选取的普通人也应该有一些人生亮点或者曲折经历,可以让读者分享,从平淡中体味力量,从平凡中感受人生价值。如新华社2005年12月播发了由记者张严平、吕诺采写的稿件《流星划出的生命“绝唱”》,就将镜头对准了22岁白血病患者顾欣,和他在离开人世前的呼唤:“谁来帮帮我的父母,让他们能无牵无挂地活着……”,以及他去世后涌动的爱心潮。稿件反映出了天地间的至爱,折射出一个真理:人间自有真情在。淡淡的笔触,让人读来不知不觉心灵感到震动。

3. 重视政治人物及其亲属的报道。

2009年7月29日,93岁的邓小平夫人卓琳逝世,媒体大量报道,采访亲属及生前友好,或者从以往书籍中找出有关文章加以展示,反映老人的一生。新华社记者谭浩、吴晶连夜深入邓家大院采访其亲属直至晚上12点左右,连夜采写了《唯留挚爱在人间—追忆卓琳同志》一稿,受到家属和用户好评。文章通过子女和亲人的回忆,将卓琳一些生前鲜为人知的细节展现出来,文笔生动,感情真挚,让人读来为之心动。事实上,类似报道应该敢于突破。邓小平同志逝世后新华社记者采写的《在大海中永生》,就是经典名篇,至今仍然为人们所传颂。当然,政治人物的报道较为敏感,既要敢于打破常规,也要把握好分寸。

如何妥善把握报道“分寸”

伴随着网络时代到来,媒体传播环境发生巨大变化,名人逝世的新闻霎那间就可以传遍网络和大街小巷,成为众所周知的新闻。激烈竞争下的讣闻报道正在事实上走向常态化,成为报道的常规品种。而媒体从业人员对此的自觉意识仍然不够,准备似乎仍然不足。

进一步重视并妥善把握,是媒体讣闻报道的当务之急。

首先要改变观念,重新认识讣闻报道。要进一步确立“人本主义”观念,就个体而言,其实质是对人的生存、发展、人格、心理等的关照与关怀。要树立“讣闻是一种新闻文体”的观念。有条件的媒体可以开设相关讣闻报道栏目或专版。

其次是要作好充足准备,尽量改变讣闻报道匆忙上阵的现状。尽管中国人对“死亡”多有忌讳,但是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国内媒体虽然不至于像一些西方媒体那样在名人生前就准备讣闻,但媒体从业人员应该加强和有关部门以及单位的联系,加强对所在领域权威人士和名人的采访、沟通,形成信息资料库。由于国内媒体大都没有专职讣闻记者,对讣闻报道多是按照分工领域“分兵把守”,因此,提高记者的讣闻报道意识和素养,也成为一道课题。

美国学者吉奈斯·哈姆说:“讣闻蒸馏了人的一生,是生命的记事,它反映着社会价值。同时,对于讣闻的思考还帮助我们理解时代文化的重要部分和社会的公共记忆”。在中国,“蒸馏了人的一生”的讣闻报道较为敏感,必须妥善把握好一些“分寸”。

1. 把握基调,谨防娱乐化。

娱乐化是讣闻报道大忌,也是对逝者的伤害和不尊重。讣闻报道尤其应该注意这一点,基调应该是积极,有建设性的,而不应该热衷于炒作“花边新闻”。在写作上,应该准确、客观、生动、富有人情味。讣闻报道犹如一个人一生的浓缩,应该选取人生中最有特色的片段,通过细节反映逝者的一生。对逝者的评价要慎之又慎,最好是通过第三者的采访来实现,要做到评价公正客观。

2. 积极挖掘讣闻的深层意义。

好的讣闻不只是对死者的哀悼,更可以给予生者力量,引导生者更好地生活。在矿难、火灾等事件的报道中,可以引申出许多严肃话题进行讨论。

3. 讣闻报道要注意客观平衡,谨慎对待“名人”之“名”。

有时候,一些在各个领域作出贡献的人先后去世,此时,负责任的媒体不应仅以其社会知名度作为组织报道的依据,而应该注意客观平衡。王选、黄昆是科技界的两位著名科学家,去世时间相差无几,当时大多数媒体对王选的报道连篇累牍,而对黄昆的报道则少之又少。黄昆是我国最高科技奖获得者,也是在特定科学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而社会知名度要远小于王选。平衡逝者的报道,是媒体应该注意的问题。往往是,热门人物能挖掘出许多闪光点和值得学习之处,而一些冷门人物的人生也有许多值得细细品味和思索的东西。(作者单位分别是:新华社中央新闻采访中心;中国核工业报社)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