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是“体制内媒体”顺势朝“新媒体”靠拢。在政策推动下,“体制内媒体”开始具有主动跨越体制机制障碍、主动对接新传播技术的压力与动力。新华社上视频节目、做《财经国家周刊》,央视推出国家网络电视台CITV,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以“互动”为目标打造“牛网”,都是一种新的努力。传统媒体新媒体化—将传统媒体的内容、资本、人力等优势资源嵌入新媒体中—从而推动传统媒体战略转型和升级,其前景值得期待。

二是新媒体逆向朝“体制内媒体”借道。阿里巴巴与浙报集团合作办《淘宝天下》杂志、预计三五年内营收达8亿;盛大网络与湖南卫视合作、收购视频网站酷6网,延伸娱乐产业链;中国电信、中移动、中联通三家通信市场垄断性运营商事实已经涉足内容产业。“网而优则大”,中移动一个飞信业务,就孵育出市值达数十亿的上市公司神州泰岳。

三是文化产业新政策与通信技术市场出现新进展。一直观战的风险资本、投资基金、外资,开始重估媒体产业投资价值。2009年11月晨兴创投、英特尔投资和贝塔斯曼共同向凤凰新媒体注资2500万美元,仅是媒体产业吸引新资本的一朵小小的浪花。新华传媒、博瑞传媒等上市公司,仍潜伏在跨地区、跨行业并购的大道上。

当然,火苗要形成燎燃之势尚需时日,但基调已定,那就是媒体大融合。

媒体融合产生的第一份果实,就是媒体的身份自觉和知识产权意识的强化。一方面,媒体被清晰地定位为“传媒服务商、信息提供商”。只要拆除体制机制篱笆墙、让技术回归技术,先前“体制内媒体”、市场化财经媒体、新媒体三个群落之间的边界就模糊起来。另一方面,媒体知识产权意识强化必将逐渐推动媒体知识产权保护机制的建立和完善,这将导致对内容创意主体地位的确认,以及对内容创意价值的尊重。

媒体的身份自觉和知识产权意识的强化,从一个更高平台上让媒体重新认识自己的职业属性,重新确认自己的职业责任。

媒体的“职业话语”将给媒体可持续发展带来强劲动力,媒体的专业素养、职业理想将得到更加自觉地维护。这同时也给创新媒体管理方式提出全新课题。

第三,“国家话语”确立新财经时代新闻报道的国际传播价值。

随着我国主动在世界范围内合理配置资源,中国经济的国际化程度不断加深,中国从全球化的边缘地带逐步向中心地带位移。本轮金融危机引起国际政经格局重组,让中国经济的国际化地位发生改变,中国开始扮演世界经济规则制定的积极参与者角色。

但是,中国媒体的力量太弱,跟“坐三望二” 经济体量极不匹配。世界声音基本上被西方媒体把控,仅美国就提供了全球80%以上的网上信息和95%以上的服务信息。

在这种背景下,做强中国媒体以放大“中国声音”的国际影响力,改变国际传播市场的不平衡格局,就成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和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支撑。2009年10月,由新华社与新闻集团、美联社等全球8家媒体集团共同发起的世界媒体峰会在北京隆重举行,同期解放日报报业集团“文化讲坛”走出国门在美国成功举办,都可以看作中国媒体对“国家话语”责任的主动担当。

新财经时代新闻报道对“国家话语”的主动承担,更深切地表现在新闻的日常努力之中。争取国际话语权非朝夕之功,媒体必须日复一日地不懈奋斗。

新策略:媒体报道形态在变

既然媒体生态开始改变,话语体系发生转换,报道形态也应有所调整,以适应变化着的报道对象和媒体用户。需从媒体的报道组织、产品结构、专业素养等不同角度调整报道策略。

第一, 泛产业。

所谓“泛产业”,是指突破目前相对狭隘的产业观,以产业发展眼光打量常规产业部门外的行业。新财经时代新闻报道的“泛产业”观,是经济发展方式转型、产业结构调整给报道领域带来的变化。如,要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文化、教育、医疗、科技等一向被看作社会公益性事业的行业,就获得全新产业意义。

以教育产业为例,目前教育产业占美国GDP的40%,2008至2009财年外国留学生为美国高等教育带来178亿美元收益;澳洲教育产业2008年财政年度为澳洲经济贡献166亿元,只有煤、铁、黄金等资源性行业的贡献率超过教育。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