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事实依据有客观事实

—《检察日报》副总编辑王松苗访谈

          本刊记者    

中国记者:从媒体自我保护角度看,您认为在操作舆论监督报道时应该注意什么问题?

王松苗:在开展舆论监督报道时,媒体稍不慎就会成为涉嫌诽谤的被告。要想规避风险,需要进行逻辑上的梳理。

可以说,区别事实陈述与意见表达,在媒介法学者眼中,是整个诽谤法里最为重要的问题。如果是事实,就要看是否属实;如果是意见,就要看是否公正。因为事实是客观的,它的生命是真实;意见是主观的,它的生命是真理(言之成理)。这种特性决定了:事实要通过举证证明真伪,而意见只能判断它是否公正。国际诽谤法理论研究的共识是:意见分歧(价值判断)不属诽谤审理的范围。

然而,在一部作品中,意见与事实往往很难划出鲜明界限。司法界经过多年摸索,能否被证伪一度被国际上认为是判断陈述是意见还是事实的标准。无法证伪的显然就是意见,反之就是事实。要求联系整个语境进行综合判断。

中国记者:当事实与意见交织在一起构成评论作品的时候,评论者的权利边界到底在哪儿,或者说其主观上应尽到何种注意义务才可以免除责任?

王松苗:世界许多国家在保护公正评论时都有一个共同的标准,即评论是否有事实根据。有事实根据,通常的理解就是有事实作为(评论的)根据。

值得注意的是,有根据的事实不完全等同于客观事实,甚至也不能完全等同于法律事实—因为引用者本身常常无法掌握能够从法律上证明真实的证据。如果再考虑到经验事实的因素,那么,有根据的事实就只能理解为,采用的事实有一定的根据或者说出处(如报道、亲眼所见等),而作为“根据”的原件本身是否真实、准确、完整,不是采用者能够证明的—这个责任也不应当强加给采用者。可以说,评论作品对引用事实的主观要求只能是:“确信真实”。即新闻媒体与公民只要能够证明自己是确实、真诚地相信自己文章的内容是真实的,那么即使不能证明真实或不能被证明失实,就不承担新闻侵权的责任。

中国记者:以几年前轰动一时的焦玫瑰诉《中国青年报》名誉侵权案为例,该怎么进行法律责任方面的分析?

王松苗:在该案中,《中国青年报》自辩并非首次使用“姘头”这一称谓。

按照权利义务相一致的原则,首发媒体从这种轰动报道的效应中获益最大,自然要承担最主要责任,后发媒体获益较小,所以承担较轻责任—只就扩大或加重的后果部分承担责任。因为对一个公民而言,一篇不当报道足以使自己声名狼藉,而最具杀伤力的无疑源于原始报道。因此对《中国青年报》来说,评论作者在文中虽用了“姘头”一词,但并非无中生有,而是根据公开报道,也就是说“有事实根据”,不应承担新闻侵权责任。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