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松苗勤于笔耕。每年写作量不低于10万字,2008年更是达到20万字,包括出书,也包括参与采访和评论写作。虽然身在报社副总编辑这样的领导岗位上,他要求自己每年都上一线采访。像两个月一次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例会,王松苗每年最少去一次,而且每次都全程听会,绝不像有些记者那样领了材料就走人。2008年两会期间,他每天晚上先听下属汇报选题思路,然后布置题目、安排采访力量、审阅稿件、和后方沟通。除此之外,一天一篇评论。他观察细致,眼光独到,推出了不少好报道。如《95张政法面孔传递什么信号?》,文章第一次对人大代表的教育背景和职业进行梳理思考。

把法律人的专业素质带进采编工作

王松苗与一般新闻人最大的不同,是把法律人的专业素质带进采编工作。

抠字眼

王松苗对事件有法律专业人士独特的敏感。

2004年12月21日早晨八点,检察日报社突然停电,直到下午四点多才恢复供电。这下可好,同事们只能集体加班。停电期间呢?由于没法用电脑,绝大多数人只能无所事事干抱怨,但王松苗不一样。他两次找高检院西区后勤管理部门负责人了解情况,确认了以下事实:本次停电属设施检修;后勤未接到通知;据说新闻中播了停电信息。接着,王松苗开始较真:如果不看新闻不知道要停电,那么因此影响工作我们就该自认倒霉吗?他动手翻法条,果然,《合同法》和《电力法》都明确要求,供电企业在停电的时候,对固定住户,应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事先通知用电人,而不能像对待不特定用户那样一纸公告。因未事先通知而造成损失的,供电企业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据此,他当即赶写了评论《因故停电:一纸公告就万事大吉?》,有理有据,充满思辨性。

类似例子很多。公务员等被表彰、提拔等之前材料通常会被“公示三天”。一般人不多想,但王松苗就爱抠字眼,“三天”指的是自然日,还是工作日?若不明确规定,那么制度就会给人以遐想的空间。

一次审稿时,王松苗看到这样的表述,某单位“26年没有违法违纪现象”。他立刻警觉起来,这一结论有权威部门认定吗?就算有,迟到、早退算不算“违纪”?八小时之外,干警闯红灯算不算“违法”?没有排除之前,顶多是“26年未发现严重违法违纪现象”而已。

对下属

对下属,王松苗可以说是“言传身教”。

他从不简单分配任务。交待给下属的工作,他都会认真布置、严格复核,各种法条、资料、历史资料,样样都不含糊。看到错字、错引就指出来,对严重的还会上升到“工作作风问题”的高度,让人不好意思再犯第二次。

他是个爱读书的人,办公桌上的书是自己经常读的,两三天就换一本,而书架里是分门别类的藏书;当他借书给下属时,大家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儿”,又有活干了,因为他想要人家先熟悉熟悉某一方面的知识然后再派活儿。

同事王丽丽说,跟他干活很累,但有长进,也很开心。他讲效率,连吃饭、赶路都很快,勤奋得让人“羞愧”;但很关心人,因为两家住得比较近,两会时又常常早出晚归加班忙,他特地开车接送同事,“羡煞其他不能搭顺风车的人呵”。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