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和必然,其实是一体的两面。一张好照片,都是在偶然的形式中表达了生命中的某些必然。得到一张好照片,都是在长久的沉闷平淡中坚守到偶然火花的迸现。自己一直在做的其实很简单:在必然中等待偶然;在偶然中表达必然。前者就像老僧枯坐,后者好似顿悟参禅。

在纷繁的奥运赛场上,能够拍到这张转瞬即逝的照片,进而荷赛获奖,给了自己人生信念一个意外的注脚,本身就是件相当偶然的事,我只能心怀感激。

局限与永恒

除了偶然,摄影还无时无刻不在与局限打交道。

都说摄影是遗憾的艺术,新闻摄影更是如此。有句很有名的形容:新闻摄影是戴着镣铐舞蹈。我进而想,这个镣铐是新闻摄影自身的属性使然,永远除不下,并不是别人强加的,不妨叫做局限。而新闻拍摄又为什么舞蹈呢?这句话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听到了一句振聋发聩的话:当代中国,每件事的存在都是为了要在一张照片中永恒。我恍然大悟,所谓舞蹈,原来就是在局限中探求永恒的天问。

国庆60周年庆典的报道,自己就切切实实和局限面对面了一把。

我的拍摄位置在天安门东观礼台一区。因为观礼台的前面搭建了临时观礼台,严重遮挡视线,长安街整个街面都无法看到,给拍摄造成很大影响。设想了各种可能性和方案后,最终我判断,阅兵和游行时,自己基本不会拍到独到的甚至可用的照片。

国庆庆典,大家时常简称为“阅兵”。如果自己所处的位置连一张完整的阅兵照片都拍不到,又应该怎么做呢?我要如何克服局限,发掘自己拍摄位置的意义呢?这成为我那些天一直静静思考的问题。思索寻觅的过程并不痛苦。因为一直以来我相信,任何局限里都有供我们发挥的极大可能性。通过几次实地演练的拍摄,自己对十一当天的实战拍摄思路终于逐渐从模糊到清晰,从迷惑到坚定。

从东观礼台可以远远望见城楼上领导人观看庆典的情景。国庆庆典摄影报道的一个重要挑战和艰巨任务就是要拍摄十位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共同出席庆典的照片。我当然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远不如正面的端正庄严,没有先例可循。但进一步想,构图的优势和劣势都是相对的,也可以相互转化。倾斜的角度表现端正庄严虽有不足,但使用长焦镜头后,空间感被压缩,背景恰恰是两个喜庆的大红灯笼,一根巨大的梁柱,喻意着国之栋梁,中流砥柱。从侧面拍摄,改变了透视关系,十位主要领导人共同出席的庆典画面也将非常紧凑。虽然倾斜与侧面的构图不合常规,在经过自己反复权衡与判断,仔细领会胡锦涛总书记对媒体提出的要“创新观念、创新内容、创新形式、创新方式、创新手段,增强亲和力、吸引力、感染力”的要求,我确信这是一张“艺术正确”的照片也会是一张“政治正确”的照片。

就这样,在看似局限的拍摄位置,我找到了主攻方向—拍摄一张领导人在城楼喜迎国庆的照片,表达国家盛世和谐的主题。拍摄过程,也是与局限斗争几近崩溃的过程。由于使用400毫米长焦镜头加上两倍接圈,要保持高速快门凝固画面,并争取小光圈以增加景深,因此相机快门速度、光圈与感光度的调整互相咬合在一起,刚刚在崩溃边缘达成了脆弱的平衡。要感谢国庆当天的晴空万里,如果光线再暗一档,多添一片薄云,这张照片也难以完成。

更加可遇不可求的是,十位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在天安门城楼共同面带笑容,喜悦昂然遥望远方的动人神态给了这个大胆创新的画面以灵魂和生命,产生了极强的艺术感染力,体现了时代精神和领导人风貌,完美表达出国家团结发展、盛世和谐的时代大背景和主旋律。照片最终得到领导和媒体广泛的好评和认可,在“盛世辉煌”60周年国庆大型图片展中被作为重点图片展出。

回首国庆60周年庆典报道,面对伟大的历史性时刻,每个拍摄位置都潜藏着表达不同情感和故事的机会,负责记录的摄影记者都会梦想能全部拥有。但实际上,我们只能在一个位置上表达和讲述。如何坚守住自己的位置,找到它的独特意义,在局限中探求永恒,所有这些思考与领悟,是自己在这张照片之外最大的收获。每件事的存在都是为了要在一张照片中永恒。那么,摄影记者的使命,就是在生命的偶然和局限中去寻找这样的必然与永恒吧。历史上那一张张经典的照片,就是在偶然中表达出生命必然,在局限中触摸到时代永恒的奇迹的显现。(作者是新华社摄影部主任记者,获第52届荷赛一等奖、新华社2009年度“十佳编辑记者”称号)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