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中表达必然,局限里探求永恒

      吴晓凌

摄影,尤其是新闻摄影,就是做着“在偶然中表达必然,在局限里探求永恒”这两件事。回头看自己有限的摄影实践,这两句话也是一直在为之努力的目标,回望在求索道路上留下的浅浅印痕,我甚至偷偷地想,“在偶然中表达必然,在局限里探求永恒”是否就是新闻摄影的些许本质和摄影记者的使命呢?

偶然与必然

使命的话题有些大,但谁也否认不了,摄影至少一直在和“命”打交道,这里的“命”就是偶然。在艺术与真理的“必然”宫殿,有一扇叫做摄影的大门。守门人的名字就叫做“偶然”,想一睹“必然”大神面容的,必先通过“偶然”这个守门人。每一张照片都是一个偶然,一张真正的好照片,更是建筑在偶然之上的奇迹。

如果让一只老鼠在打字机上来回跳跃爬行,打出的是一些没有意义的字符。科学家却说,在理论上,总有一天,总会有一只老鼠会敲出一首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来。

每名摄影师都希望成为这样一只幸运的老鼠。在国外和摄影师朋友道别,无论天南海北,大家无一例外地都说着同一句:“Good Luck,祝你好运。”而不会互祝“更加精进”“努力!奋斗!”因为这些都是我们可以掌控的事。对于摄影师,在做出一切可能的努力之后,运气确实非常重要。文章本天成,还靠妙手“偶”得之。

但我想说的其实是“必然”。

在艺术与真理的“必然”宫殿,有一扇叫做摄影的大门。想一睹“必然”大神面容的,总会明白,“偶然”的另一个名字就是“必然”。

以自己获得荷赛一等奖的《血染赛场》为例,一定要探究获奖原因,打动观者的,大概不仅在于皇冠状血滴的偶然性,更是因为照片通过偶然瞬间所体现反映出的必然意义。有评论说:“跪下的腿和支撑的手代表着力量,暗示着坚持坚强,缠绕白色绷带的手与血滴相映,隐含着失败,艰辛和挣扎等丰富的含义。皇冠状的血滴传达了‘只要努力拼搏,失败者也是无冕的王者’这一奥运精神。照片把细节运用到极致,达到尽善尽美的境界。照片小中见大,小中见情,具有不可名状的悲壮美。”这些背后必然性的意义,在这张偶然的照片中确实存在,却是自己在拍摄时根本无暇深思的。可见,有时照片要比拍摄它的人更聪明,就像十四行诗之于那只小老鼠。

如果一定要进一步分析,对偶然血滴的抓取一大半要归功于相机技术所能实现的惊人的瞬间捕捉力。剩下一小半,可能和自己的性格、思想准备和对摄影的认识有关。

一切艺术形式,包括摄影,通常要处理两大问题:一个是形式技巧,一个是内容意义。形式对应着美,与空间结构有关;意义对应着爱,与时间历程有关。在一张好的照片中两者可能调和,但在拍摄的起点上很难兼顾,就像跷跷板的两端,此起彼伏。

我对摄影的形式与技巧这一面不太敏感,对瞬间和细节比较在意,更愿意发掘瞬间和细节背后所隐含的意义。针对这张照片而言,这误打误撞成为“正确”的拍摄方式,因为过分追求形式与技巧,就会以失去决定性的瞬间为代价。在这张照片中,重要的恰恰是瞬间与细节。

瞬间和细节往往因为太“小”而容易被忽视。自己恰恰对小的东西比较敏感,相信“小的才是美丽的”。由此引申出的注重细节,关注弱者,倾向小人物,感性等等特质,回过头看,在这张柔道照片中多少都有所体现。

在摄影实践中,自己也慢慢形成了一个信念:无论面前的场景有多乏味,多不重要,都会有灵光一闪的时刻。我所要做的,就是等待、发现并捕捉这样的时刻。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一些人就是靠同样的信念活在世上。在这个意义上,拍摄任何题材,都是在拍摄人生。本着这个念头,无论是小组比赛还是冠亚军决赛,我拍得都很安静和专注。而这个瞬间,正是发生在一场不起眼的小组比赛中。

所有这些,大概也客观上促成了偶然的发生。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