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眨眼过去的10年,从没有认真梳理过。就像自己蓬乱已久的头发一样,突然想用梳子把它捋顺的时候,总不那么顺畅,甚至还有些疼。

1999年踏入电视记者行列的第一天过后,我的记忆似乎一跃到了今天。

我至今记忆深刻的几个“痛点”,晒出来与大家共勉。 尤其是和我一样的年轻人。

当记者就要天天“恋爱”

曾经的陕西电视台新闻中心主任黄寿先是我极为尊敬的师长,他有一句名言,当然可能也是他自己听来的,我转述给大家。“当记者要天天‘恋爱’”,要“花心”。

就像烦恼青春痘一样,我们大都经历过恋爱,个中滋味有甜蜜,当然也有痛苦。追求恋爱的人思想都是浪漫新奇的,浑身充满力量,看待事物更是与众不同。

我真正的 “恋爱” 感觉从2003年开始。

现在回头看之前的我,做记者不太称职。当时干记者快四年了,各类新闻题材基本都经历过,和大多数记者一样,我也先从模仿和参照开始,从新闻选材到报道手法,一时间好像找到了做记者的“窍门”。那时觉得当记者不过如此,唯一的麻烦就是自己还得扛着摄像机拍画面。时间长了,更是有种看什么都不觉得新鲜,见怪不怪的感觉。关键是自己还不觉得。其实已经走进了现代新闻“八股”的误区。

2003年,非典疫情肆虐。一次偶然采访中,闲聊时听到在长安县的大山里有三个从北京打工回来的农民,不知道自己染没染上非典(当时非典病毒潜伏期我记得好像是14天的时间)。为了防止给别人传染,这三个农民没有进家门直接住到山上的窑洞去了。闲聊时,我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阵冲动,“我要找到这三个农民”。这种冲动支撑着我徒步翻山越岭十几公里,多方打听,终于找到了这几个自我隔离的农民,采写了《长安县三农民自控防非为乡邻》的消息,新闻播出后,获得的反响非常好,外出归来的人们纷纷以此为榜样,自觉配合政府隔离自己,稿件也被很多媒体转载,还获得了全国抗击“非典”优秀新闻作品。

这次脑子里闪过的冲动,让我从此做新闻有了“恋爱”的感觉。

生在新中国时代的人无疑是幸福的。在这个时代里,每天都会涌现出大量的新鲜事物,即使是自己每天上下班的固定路线,只要带着“恋爱”里的浪漫去思考,带着发现的眼光去寻找,你就会看到它每天不同的精彩。这样的新闻能不鲜活?能不好看?

2003年的瞬间冲动后,无论是从电视新闻的选材、写作、编辑甚至包装等方方面面,我都尝试着与它“恋爱”,忽然发现,原来这会让人上瘾。从不断地发现“恋爱”,到结束这段“恋爱”,追寻新的目标,天天“恋爱”的日子总是过得那么快。从2003年之后,每年我都会收获丰厚的“恋爱”果实—叫好又叫座的精品佳作。

2005年,连战首访大陆,我有幸成为陕西站唯一的贴身电视记者。连战出生于西安,对陕西有特殊感情,怎样表现这种源远流长的血脉关系?

在陕西省政府的招待会上,一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连战先生一连吃了两三碗羊肉泡馍,那种终于吃上家乡饭感觉,让人难忘。在下午的采访过程中,我问连战先生,“我看到您中午连着吃了好几碗羊肉泡馍”。“羊肉泡?当然,我从小就吃呢”这一句简单的对话一下子就将连战心系故乡的情节表现了出来。新闻特写《羊肉泡·乡党·战娃子》,也成为连战访问大陆新闻报道中的精品。

2006年春节,胡锦涛总书记来到陕西延安和老区人民一起过年,我有幸作为随行记者。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