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钱学森嘱托谈科技新闻报道之道

        

“如果组织上规定你报道哪一个领域的科技新闻,你就会有这样一个任务:跟科技人员交朋友。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你要知道这个领域的情况,单靠自己是很困难的。”1987年4月17日,时任中国科协主席的钱学森在全国科技新闻研修班上,专门就“优秀的中国科技记者要考虑的几个问题”发表讲话。在钱老的眼里,“跟科技人员交朋友”是科技记者很重要的一项“任务”。

22年过去,当98岁的钱老驾鹤西去,回味这位大科学家对科技新闻的论述,仍然能感受到他对中国科技新闻事业所寄予的深切期望,对科技新闻工作者的殷殷嘱托。

在所有新闻报道领域中,科技新闻无疑是一个苦差使。由于专业性强、科技门类众多,报道门槛较高。“跟科技人员交朋友”,实际上为科技记者指出一条摆脱科技报道尴尬、提高科技报道水平的重要出路。

作为一位曾经从事科技报道长达10年的新闻工作者,结合自身实践,我觉得钱老这条建议,不仅适用于从事科技新闻报道的记者,也适用于所有新闻从业人员。

和基因组专家共成长

1998年,国际遗传学大会在北京召开期间,中国科学院遗传研究所成立人类基因组研究中心,我参加了中心成立的挂牌仪式。之后一年多,一直没有联系。直到第二年,传出这个中心正在进行微生物基因组测序研究的消息,作为联系中国科学院的记者,我迅速和中心的专家们取得联系。个子不高、说话语速很快的杨焕明教授和他的团队,再次成为我的采访对象。

这是一群充满爱国心和满腔热情的科学家—他们都有在发达国家留学的经历,都是生物学专业背景,为了一个共同目标回到祖国;他们有着共同的科学追求,充满理想主义的激情,看到基因组研究的极端重要性,不仅将全部精力投入这项事业,甚至最开始是通过借钱进行研究。即使这样,他们仍代表中国从人类基因组计划协作组拿回了1%的份额,使中国成为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6个国家中唯一的发展中国家。

我怀着深深的敬意,并以一个新闻记者的眼光,冷静打量、积极报道这支队伍的每个重要进展。从微生物基因组到人类基因组“中国卷”,再到水稻基因组和猪基因组,从1999年起的七八年间,我既是作为记者更是作为朋友和这些人站在一起,共同经历了无数风雨。只要有重大科研进展,或者启动新的科研计划,他们都第一个通知我,而我也尽力提供建议甚至帮助。基因测序要进行海量计算,需要超级计算机,我迅速联系国产“曙光”超级计算机有关负责人,促成双方合作。“人类基因组1%”到底应该有一个怎样更为好记的名称,让人印象深刻又不失准确?思索良久,我的脑海里冒出“中国卷”三个字,从此,人类基因组“中国卷”成为“1%”的更为中国化的称呼。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