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体来说,从人际传播角度考虑,可以通过面对面的教授、培训、沟通以及电话、手机短信和手机储存信息等的传播来增强各种灾情及其救援知识;从组织传播的角度考虑,可以多渠道建立应急机制,如公司,企、事业单位,学校等组织机构均可以建立安全委员会,并且注重和强化平时的培训、演练。同时,建立起各部门之间的信息通道,互通有无,灾难发生时就能整合资源,信息共享,做到物资、能源、人力的等有效调配;从大众传播的角度考虑,可以通过书籍、报刊、电视、广播、网络等等,来增强各种灾情及其救援知识;从大众传播与组织传播结合的角度考虑,采取大众媒介与组织合作的形式,是一种极其有效的传播方式。

把握时机加强灾害科技传播

灾难发生后,受众关注度高,把握这一时机,正好可以加强灾害科技传播,还可以将其他科技知识融入到灾害科技知识并将其传播给大众的好时机,各种媒体完全可以加大对于灾害相关科技的介绍和报道,比如交通、航空、生物科技、旅游、环保、医学、病理学、防灾后疫、心理学、建筑学、灾害预防措施研究以及抗震性强、质优价廉的土木工程研究等等。

这一点,汶川地震后各媒体都做了很大努力。当然,有的报道还是流于地方政府政策性通告的介绍,或者对于涉及到科技的报道并没有做太多的科技说明和注解。但还是有一些报道是不错的。比如5月19日的《北京广播电视报》第18版刊登《为灾区献血应做好哪些准备》;7月8日《成都日报》刊登《安置点该住多少人 先做地质灾害评估》,专家们用罗盘、皮尺、卫星电话、GPS等工具,查勘,得出评估报告。报告中附了相应的建议,比如减少人数、缩减建筑面积等预留安全距离。该报自5月28日推出了“专家详解地震系列报道”专栏,介绍地震常识及防震方法等。

面对大众对于余震的恐慌,媒体应组织有针对性的报道:解决群众心里的疑惑和恐惧;使得有些谣言不攻自破;让群众了解政府部门及专家的“作为”,感到温暖和依靠。

目前在世界上,地震预测仍然是一个难题。许多国家能够做到全天候地观测地层变化情况。如在美国加州,随时可以从网上查到加州每天24小时内发生地震的概率;日本则有一个频道实时公布地震实况,让公众根据具体情况,自行采取相应防范措施。但在我国,由于大众科技思维训练不够、科技素养不够,所以大众对于科技预测的结果,还没有足够的宽容度。所以,害怕地震预测万一失误,将带给大众没必要的不安和焦虑。这也是灾难预测机制没有健全的一个主要因素。实际上,比起地震带来的损失,预测失误带来的后果是可以忽略的。大众需要正确的引导,而且,现在处于信息多元的一个开放时代,我们要充分信任大众,并给予适当的引导。相关部门可以告诉大家,预测只是预测,不是一定会发生。这样,大家多少会有所准备,同时会有相应的宽容度。(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