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在电话中解释了当时听课的情景:“我已经看过读者关于岩石分类提出疑惑的电话记录。我在北京35中听完课后讲话时,是想通过举岩石成份的例子,来说明老师在讲课时可对学生因势利导,重点没有在强调岩石的组成成分。在举这个例子的时候可能疏忽了。整理出的文稿又把‘比如’去掉了,给人感觉岩石只分成上述三类……”

于佳欣将电话转给了处理此事的吴锦才同志。

跟总理通话不到40秒,却让佳欣久久难忘,“没想到总理在闻知此事后,亲自打来电话,主动向我们普通的工作人员解释当时的情景,非常谦虚地指明自己的失误,主动承担了责任和表示歉意,并亲笔题写了致歉信。这一点让我深深地感受到总理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和谦虚谨慎、平易近人的处世风格。”

新华社总编室是一个常年无休、每天24小时值班的地方。因为新华社具有受权发布中央重要文件、讲话、文稿、重要消息的任务,中央领导同志经常就稿件问题打电话或写信探讨。这一传统是毛主席开创的。在新华社总编室进入会议室的过道上,悬挂着众多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亲自给新华社撰写、修改文稿的手迹复制件中的五幅。在新华社多位值班老总的记忆里,都有着领导人亲自打电话安排播发稿件和修改稿件等情况。胡耀邦总书记那时还会把电话直接打到新华社国内部值班室。温总理也多次为文稿亲自打电话过来。

“我应该文责自负”

温家宝总理就文稿和更正信等情况,在电话里与吴锦才说了十几分钟,作了很多交流。

吴锦才说,总理在电话里说,“在座谈时讲话是口语表述,原话是‘老师可以讲岩石的分类,比如,沉积岩、岩浆岩、火山岩’。这是举例说明,对记录稿进行文字整理的时候,把‘比如’去掉了,给人感觉岩石只分成上述三类。”

吴锦才对总理说,新华社作为播发稿件的单位,应对经手的文稿一字一句核对。“11日下午经手处理播发讲话全文工作的,也是我。我当时主要注意力都放在华北包括哪些省区市的表述上,对其他部分内容看得不够细,总理我要向您检讨。”温总理说:“责任不在你们,既然署了我的名字,就应该文责自负。”

总理说,刚才看了读者的意见,觉得还是说清楚比较好。总理谦虚地说:“写信时,因为开了一下午的会,头有点晕,如果写得不准确,你们可提出来讨论。”

接着,总理谈到了文稿中关于“华北”的问题。因为此前网上有关于华北到底是否包括宁夏、陕西的讨论。温总理花时间仔细解释了他对有关地理教材“华北”分界的问题的研究和咨询。在文稿正式定稿前,温总理找了很多人研究,多位专家给总理提供了从自然地理、行政区划、经济地理、历史地理等多个角度定义“华北”内涵的意见,认为将宁夏、陕西划到“华北”是欠妥的。总理还说,有专家提供了一份最早出现“华北”字样的材料,是《天津晚报》,指的就是现在河北、北京、天津范围的区域。测绘局还给总理写了报告。

“总理身上有科学家认真、严谨的风格。他自己就曾说过:‘如果我不从事政治的话,我也可能成为一位很好的科学家。在我从政这几十年当中,一直没有离开过对科学技术的关注。我认为一位好的领导者,是应该具备科学素养和科学知识的。’坚守原则和虚心讨论这两种作风,在温总理身上体现得很充分。对的,就坚持;错的,就改正。总理在判断处理这些问题上,速度很快,很果断。他对文字的推敲是十分仔细的,而且,会多方征求权威专家的意见。”

吴锦才对曾经历的一个细节记忆深刻:“新华社去年10月17日曾经播发温家宝总理接受美国《科学》杂志主编布鲁斯·艾伯茨专访的谈话全文,那天晚上正好也是我值班。稿件准备就绪时,晚上9点左右,总理亲自打电话到新华社总编室,说‘先不要急着发出去,我还想请几位院士帮我再看一看。’大概20分钟左右,总理又打电话过来,仔细讲解要修改的地方,就是其中提到映秀地震方向的部分,他将记录稿中关于地震走向的专用术语仔细作了修正。总理说,修正前找了两位院士帮助推敲。”

吴锦才说,因为总理很虚心,我们也敢于把看稿子遇到的疑问提出来。那篇谈话中提到“5·12”地震发生时的情景,原稿中温总理回忆说:“发生特大地震时我正坐在办公室里,地震后,震级8.0级让我很快就知道这场灾害波及面广,受灾严重程度深。我决定立即到现场。”吴锦才就“震级8.0级”这个表述提出,因为这是关于当时情景的表述,而当时地震部门上报和对外公布的数据是7.8级,之后几天才修正为8.0级,这样容易让人产生理解上的歧义。这一疑问提出后,温总理当即说:对,当时是7.8级!应该改。那么,怎么改,你有什么意见?吴锦才说了两个修改建议,总理思考了一下,决定修改成“震级7.8级”,同时在后面增加“(后经校正为8.0级)”这样的说明文字。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