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说,金融危机开始后,凤凰卫视加大了对金融危机的报道和评论,力度非常大。“比如在欧洲,除了原来的伦敦、巴黎之外,我们增加了法兰克福的专点。在美国,除对华尔街进行详细报道外,我们也对与中国非常相关的纳斯达克进行了每天报道追踪,开办全球股市步步追踪的节目,从全球股市开盘开始每日跟进。在节目方面增加了一档新的《石评大财经》节目。结果这档节目在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广告和节目收视率增加了近20%。这也是我们在金融危机中所采取的一种对策。”

强调媒体社会责任

澳大利亚七频道董事会主席施嘉里介绍,七频道在今年年初开展了一场大型活动,通过媒体扬善抑恶。“告诉人们应该怎么样,危机总会结束的,我们把这样的信息传递出去的同时也在安慰我们的社区,恢复他们的信心,媒体在恢复信心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说,作为媒体来说,凤凰卫视曾经遇到这样一些尴尬:一些评论员和专家在评论时对政府的救市政策有不同见解,有些是出于个人看法,有些是出于专业的角度。“在金融危机这种非常复杂的情况下,作为媒体应如何应对呢?我们认为国难当头还是应该以大局为重。就是对一些政府的救市政策,尽管有些专家出于不同角度,有不同看法,但是我们希望评论员在谈这些问题的时候,能够客观公正,不能太刻薄的评头品足。在这一点上,我是赞成媒体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的。”

伊朗迈赫尔通讯社社长帕尔维兹·伊斯梅尔认为,数字化媒体已经改变了流言散布的方法和速度。在这种情况下,媒体的社会责任就是区分真的信息和传言,并且鼓励人们做出正确的判断。今日俄罗斯频道副总编辑阿列克谢·尼科洛夫则表示希望能够远离博客,“因为我们要考虑历时几百年形成的新闻行业的职业伦理,考虑我们的行为准则。应该开始教育受众,不要把博客看成媒体。”

运用新技术,多种方式使用网络和移动多媒体

“我们并不认为报纸仍然是主要的收入来源,也不是传递新闻最主要的来源……我们不仅是加速使用网络,而且是以不同的方式使用网络。”

—《纽约时报》国际版执行副总编阿普卡

充分运用网络

《纽约时报》国际版执行副总编阿普卡介绍,《纽约时报》在其网站内部建立了一些其他的站点,其中一部分站点针对金融行业,尽可能快地传递来自美联储以及华尔街的政策信息。“我们并不认为报纸仍然是我们主要的收入来源,也不是我们来传递新闻的最主要来源。”

阿普卡说,“事实上,还有很多其他的渠道来传递这些信息,包括博客等等。我们寻求了各种方法来传递信息,我们不仅是加速使用网络,而且以不同的方式使用网络,帮助我们将信息和分析传递出去。此外,我们在思考新闻产品应该是怎样的,如何将组合做得更好?比如,一些是比较短的标题新闻,另一些是长的新闻分析,如何组合更好?” 在整个危机和衰退过程中,《纽约时报》却将报价提高了10%。在这个过程中,报纸并没有失去用户和订阅的户数。阿普卡表示,这是令《纽约时报》骄傲的成就。

澳大利亚七频道董事施来恩则认为,新技术已经改变了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和行为,内容的“所有权”正在从创造者转移到读者手中。“在电视节目播出之后,它就进入网络,进入公共的视野,这是一种变化,同时更是我们所面临的重大挑战。”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