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不好的回答,只有不好的提问

  甘肃日报社  尚德琪

我是看了《朱基答记者问》发行量超过100万册的消息后,才专门买回来看的。朱基总理答记者问时所表现出的自信、睿智和幽默,我已经在电视上领略过很多次了,我阅读的注意力其实集中在另外一个方面:那些记者们,是以怎样的心情、怎样的方式、怎样的状态向总理提问的?

得到的结论,出乎我预料,仍然是三个词:自信、睿智和幽默。

2000年9月,日本经济学家宫崎勇和日本广播协会主持人国谷裕子采访朱基总理时,一开始就向朱总理提了三个技术性的请求:第一,由于这个采访将向日本全国播出,希望你每次讲话尽量短一些;第二,为使这个节目显得不那么生硬,请允许我称呼你“朱基总理”……

1999年3月,在九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招待会上,意大利一家报社记者首先向朱总理提问:“有人认为,10年以后世界会有三种大货币,美元、欧元,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亚洲的日元还是人民币?你觉得人民币有这个可能吗?”

1999年4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记者伍德拉夫采访朱基总理时,第一个问题是:“在你访问美国之前,你说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但脾气不好。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次就世贸组织问题没有达成协议,你现在是不是想发脾气?”

我相信,《朱基答记者问》的绝大多数读者都是为了看“答”的。但是,毫无疑问,这是一本“问”出来的书。在以同样的心态和兴趣看了“问”后,我想这样表述我的读后感:因为有自信、睿智和幽默的提问,所以才有自信、睿智和幽默的回答。

提问是记者的基本功。能不能提出有质量的问题,能不能有质量地提出问题;能不能与采访对象建立一种互相交流的关系,能不能与采访现场保持一种和谐的气氛;能不能调动被采访者的兴趣,都能看出一个记者的功夫。

我们经常听到的是记者对某些地方官员的抱怨,比如推三阻四不愿意接受记者采访,比如态度冷淡经常凌驾于记者之上,比如回答生硬与讲话差不多一样,等等。但是,在很多例行记者招待会、新闻发布会上,很多记者的提问也常常不着边际,有些记者的提问已经类于自出洋相,个别记者的提问甚至成为新闻界同行的笑资。

记者是“记”的人,但并非没有能动性。从某种角度上说,政府官员都是重要的新闻资源。有些时候,他们会主动将一些事告诉媒体。但更多时候,需要媒体记者去开发。这个开发的过程,就是发挥能动性的过程,其实就是提问的过程。问得好,有源源不断的新闻;问不好,就只能接连不断地碰壁。

一定要相信,自信、睿智、幽默的人,更愿意与自信、睿智、幽默的人对话。

所有的记者,不可能都是自信、睿智和幽默的人。但是,当你议论一个人在接受采访时所表现出来的欠缺时,一定要想一想,是不是因为你的欠缺才导致了对方的欠缺?

你想要得到一些什么,你必须首先应该知道一些什么;你想要采访对象轻松下来,你必须首先轻松下来;你想要采访对象以他自己方式回答,你必须首先以你自己的方式提问……这些,都是作为一名记者应该知道的常识,而自信、睿智、幽默也在其中了。

是记者,首先就要有这样的意识:没有不好的回答,只有不好的提问。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