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践逝者的节目能走多远?

□ 湖北红安广播电视局  张剑虹

9月25日某卫视播出的《天下笑友会》节目里的一个环节“谁是下一个小沈阳”中,嘉宾主持一唱一和地恶搞已故Beyond乐队主唱黄家驹。据媒体报道,节目播放后,观众反应强烈,表示这种恶搞既不好笑,也对逝者不尊重。

中国人讲究死者为大,所以有入土为安一说。活着的人对逝去的人应该有最起码的尊重。人已逝,人们不应该再去侮辱他、糟蹋他。而拿出来开涮、恶搞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博得观众一声笑,赢得观众手中的遥控器。这看起来是恶搞了黄家驹,作践了黄家驹,实质上是恶搞了电视台、作践了主持人。

实际上,作践逝者,开涮活人,侮辱观众,恶搞古人。这是时下许多电视台娱乐节目的共同特点。这不仅是拿低级无知当有趣,简直是恶搞无底线。上述的这档节目只不过是又一次为这个恶搞无底线作了注脚。

近几年,随着电视行业竞争日趋白热化,一方面许多电视台把娱乐类节目作为聚集人气,提高收视率的法宝。在这些娱乐节目中,是只要有收视率,就娱乐无底线。主持人插科打诨无节制,管它黄色、黑色、灰色、白色都拿来。嘉宾信口开河无控制,不论是真的、假的、死的、活的都胡说。怎样能引起轰动就怎样主持,怎样能抓住眼球就怎样演绎。完全不顾观众心理,不考虑节目的社会影响。另一方面,不少主持人没有深厚的生活阅历,缺乏基本同情心,没有起码的人文情怀,所以在主持节目时,没有对死者最起码的尊重,没有对弱者最基本的同情,有的以丑化农民为能事、有的以颠覆崇高为乐事、有的以取笑弱者为有趣、有的以揭人伤疤为卖点、有的以作践逝者为荣耀。

去年秋天,我曾参加过一次电视歌手大奖赛,参赛选手中有一名老伴已经离世的60多岁老人。本来,对这位老人的遭遇应该抱有深深的同情,对其执着精神应该加以鼓励。但是,主持人却以调侃的语气说:你是不是想通过比赛再找一个老伴啊?当即把那位老人闹了一个大红脸。还有一位穿着塑料凉鞋的在校中学生,他把自己节约出的生活费作报名费来参加比赛,这本来是非常感人的。可是,那位主持人却不是盯着那位学生不甘平庸、积极向上的精神做文章,而是盯着他脚上那双“不合时宜”的塑料凉鞋居高临下地大展口才。说那位学生不讲究仪表、不注重形象、不懂得生活、不尊重观众。直说得那位学生眼泪在眼眶中不停打转,最后一扭头跑下场去。

电视媒体目前是覆盖面最广、影响力最大的媒体,也是竞争最激烈的媒体。在策划、制造节目、主持节目时当然要考虑收视率,要考虑经济效益。但是,电视毕竟还担负着启迪民智、教化民众、塑造民风的重任。所以在做电视节目时,还应该有最基本的底线,有最起码的原则。就是不能丢掉最基本的社会公德,不能丢掉最起码的社会伦理。不能“娱乐无极限”、娱乐至死。而作为主持人来说,则应该有最起码的人文情怀,有最起码的同情心理。不能以作践逝者,开涮活人,侮辱观众,恶搞古人为能事。否则,总有一天会被观众抛弃。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