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苦环境出新闻

不到五十岁,就有好心同事劝我不要再跑一线了;被台里聘为正处级干部后,好心同事又劝;可是,我却兴头未减,还在有最高定额任务的压力下,无休无止地在采访一线埋头苦干,时常在崇山峻岭中的羊肠小道、坑洼不平的田间地头深一脚浅一脚地“玩命”。

对于我的行为,许多人不理解,尤其是2007年底,主动申请离开省城,到陌生、条件艰苦的专州站去工作,更是引起众多的猜测和议论。其实,我的真实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对更具价值的人生的追求。

因为我始终认为,越是艰苦的地方,越有丰富的新闻源;越是艰难的环境,精彩、感人的题材就越多。2008年初,贵州遭受了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雪凝灾害。抗凝英雄李彬的遗体运到开阳县郊的殡仪馆后,我在现场作了长达三十分钟的记者连线。这期间,两位女主持在直播间里泣不成声。后来副台长邹虹给我发来短信说:“很多听众打来电话,说你的报道太感人了,还有你写的诗。”试想,没有艰险困苦的灾害环境,会有艰苦卓绝的英雄事迹出现么?没有感人的英雄事迹,会有感人的新闻报道问世么?

 

对记者说几句心里话

魏铁飞

这个世界如果没有记者,没有广播、电视、报纸、杂志和互联网,将是一个无法想象的世界,我们的生活、学习和工作将一团糟。因此,我赞成“新闻让世界多姿多彩、使人们的生活有滋有味”这句话,对尊重记者、重视新闻的提法举双手赞成。

但是,我也发现在记者和新闻中存在着一些让人感觉不太好的现象。比如说,有的记者随口夸大的地方太多,如“全体同志人人奋勇当先”“她培养的学生个个出类拔萃”“家家欢声笑语,人人喜笑颜开”“没有一个不佩服他的”等等,让人一听就感觉在“吹牛”。再比如,一些电视新闻里面,被记者采访的人,动作、姿势相像的很多,很呆板,感觉故意在做戏,很假;广播、电视新闻里面接受记者采访的人说话像是在背书,有的像念经,很不自然,让人觉得很可笑。

还有,在电视、广播里,很多记者说话南腔北调,听起来实在让人难受。包括有一些节目主持人,普通话说不标准,让人产生误解。比如:有个广播节目主持人把这是“绿”的说成这是“录”的,让听众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作者单位:中国国航西南贵州分公司客舱服务部)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