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新闻不能想当然

□  山东青岛市政协  代桂云

近日,每看到青岛啤酒街那个彩虹样的拱门雕塑时,心中总有些惶然。原因是前段时间我在一篇报道中,将这个啤酒街的标志性雕塑描述为“两瓶相对开启的啤酒喷射出一道彩虹”,而实际上形成啤酒彩虹门的不是两瓶啤酒,而是一瓶,另外一边是一只酒杯。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错误?我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些想当然。啤酒街我几乎每天都会路过,闭上眼都能想得出那个彩虹样的雕塑,但是我从来没有仔细看过那道“彩虹”两边的基座。直到稿子见报后,才偶然发现那只酒杯给我开了一个玩笑。尽管至今没人指出我的错误,但我却再不能坦然面对那只酒杯。

最近还遇到一件“想当然”的事情,我在一篇报道中写了这样一句话“76年回归一次的哈雷彗星再次光顾地球”,没想到见报时竟被编辑改成“1976年回归一次的哈雷彗星再次光顾地球”。事实上哈雷彗星是在1985年回归地球的,下次回归时间应在2061年。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就是说文章是传之千古的事业,而其中的甘苦得失只有自己心里知道。我更愿意把这看作是诗人的告诫:作文的人要对文字有所敬畏,不可随意为之。以真实为生命的新闻,也是文章的一种,不仅要传之千古,更要传之千人,如有差错,确非小事。因此对记者和编辑来说,更要谨慎作文,细心核对,以求万无一失。因为每次念及差错,总免不了心之惴惴。

 

“酷似”还是“有点像”?

  山东临沂日报社  彭友茂

一家报纸《奇异蜘蛛》的图片报道说,某地居民发现的一个蜘蛛,其背部的图案“酷似京剧脸谱”。可是,我看了又看,也看不出它的背部图案像京剧脸谱。我怕自己是外行,还拿着图片去请教京剧票友,票友端详半天,说也只是有点像,谈不上“酷似”。由这位京剧票友的“认定”,我进一步觉得“酷似”说言过其实,太过夸张。

浏览、阅读眼下报纸上的文字,“酷似”等拔苗助长、添油加醋的叙述文字和表现手法,说不上比比皆是,也并非绝无仅有。有些记者为使笔下新闻人物形象“高大”“丰满”,使自己名下的文字“靓丽”“夺人眼球”,便不顾职业道德的要求,突破新闻报道真实的底线,让一些违背生活常识、科学知识和事实真相,经不起辨认、辩驳和推敲的东西堂而皇之、大摇大摆地走进媒体,他们使用、选择词汇、语句,大有“语不惊人死不休”之势。殊不知,那些充满“假、大、空”味道,注水猪肉般的“不实之词”,不光害了文章本身—失去可读性、可信度,连作者的文品乃至人品,也要受到“株连”的。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