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2009这十多年,中国的传媒人以“集团化”运作的实践,加入了全球“媒体融合”的大趋势中;并以这种创新的实践,来探索媒体如何“深度融合”的路径,从而,实现把媒体既做大更做强、发展传媒业的初衷。

因此,中国的传媒同行们大可不必一听说“媒体融合”这个词,就感到“孤陋寡闻”而“气短不壮”!需要的是这种态度:既要虚心学习国外“媒体融合”的新理念新做法,又要珍惜我们的“集团化”实践并冷静反思这十多年的历程;是成功的经验就总结提升,是失败的教训就吸取,是明显的缺陷就得完善,是走偏了的就得校正,是正确“破了题”但尚未来得及做的就把它坚持下去,从而走出中国化的“媒体融合”的新道路。

中国的“媒体融合”,几大课题必须破解

审视中国媒体“集团化”的实践现状,我认为:完成“组织架构融合”(用我们的语境,实际是用行政手段实现“物理性的聚合”),让以前单家独户的媒体聚合在一个统一的“集团”旗帜下,其实只完成了“媒体融合”系统工程的起步。起步后,还有大量的问题需要我们直面,还有大量的重要课题需要我们去破解:

1. 内容生产上,如何构建与“集团化”相适应的运行新模式?

2. 内部管理上,如何建设精干的“去机关化”的组织架构和高效运行的新机制?

3. 技术支撑上,如何搭建与“集团化”内容内生产相适应的、方便管理的一体化技术平台?

4. 采编队伍建设上,如何既吸纳国外“背包记者”的新理念、培育一支以“全媒体记者”为标志的复合型人才队伍,又根据目前媒体承担任务的实际现状,继续打造一支能适合各形态媒体需求的“专门家”队伍?

5. 团队文化建设上,如何营造能够促进媒体深度融合的发展理念、团队精神和文化氛围?可能还有其它问题(比如,宏观政策的制定和调整,如何有利于媒体融合,至少对已经在组织构架上融合的集团给予合法认同)。

对上述五大问题不直面它从而认真对待,不用脚踏实地的探索行动和同步的理论研究去一一破解,那么,用“媒体融合”的理念来推进中国媒体的“集团化进程”就会成为一句时髦的空话,而诟病集团是“行政撮合的”的“翻牌公司”的论者就有某种理由!

内容生产模式再造“媒体融合”的重大课题

作为媒体,信息的采集、制作、加工、播报、传输是基本生产流程特征;传播内容的生产者、供应者是基本社会角色。组建了媒体集团,招牌挂出来了,可在内容生产上仍然沿袭旧制“各搞各的”,甚至集团内“鸡犬之声相闻,彼此不相往来”,这样的“集团”似乎没什么成立、存在的价值。

如何构建“集团化”背景下内容生产的新模式,成为“集团化”要迈的第一道“坎”,破解媒体融合“几大难题”的首要选项。

在这个问题上,国外一些媒体集团,采取“滚动播报”的流程、“超级新闻指挥平台”的指挥、纸媒电视网络手机联动的模式,把资信的发掘做到了最大化,对受众信息供给服务的及时、全面、互动也发挥到了最大化。然而,笔者注意到,这种运作模式的适用对象,多半是突发事件性新闻。

今年8月,密苏里新闻学院的迈克尔·麦金教授在佛山给我们讲解这种“融合”新模式时,举个的案例几乎都是诸如伦敦地铁爆炸案、美国弗吉利亚大学枪击案、特大风暴突袭悉尼海滩等等。他们创造的对突发新闻的运作模式,确实值得学习借鉴;可是,学习借鉴不等于全盘照搬。

道理是简单的:突发事件的播报,只是中国媒体承载的小部分任务;大量的非事件性新闻,还有大量的常常占据报纸头版头条的中心工作宣传,对此,该如何运作?能简单照搬吗?“鞋合适么,只有脚知道”。

国情的差异,媒体属性和职能的差异,决定了我们的内容生产运行模式的设计,需要重新思考,另辟路径。

2007年5月25日,“浙江在线”会同浙江省内70多家媒体,联合国内外各大知名网站,共同搭建了一个网络平台,开展了一项名为“浙江一日”的主题性活动。在24小时里,有560多篇文字报道、620多幅图片、300多篇博文、800多篇评论和16件动漫作品在网络上集成。

这个活动,围绕同一主题,各类形态媒体联动,专业记者、“公民记者”(受众)角色互动,有规模,有声势,有效果,堪称为中国化的“媒体融合”的一次成功大演练。

然而,“浙江一日”仅一日,如何进入常态?

关键也在于常态。运行模式,就是常态化的、有刚性制度来保证的运作。对于拥有多种媒体形态的综合性媒体集团,要有序推进集团化的“媒体融合”,除了要进行常态化运行的模式设计外,还要进行必要的制度设计。(作者是成都传媒集团副总编辑,“四川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