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旧闻”人物“活”起来

          卓兰花

近年来国内不少报纸都创办了人物新闻故事栏目,它将笔触伸向日常生活中的普通百姓,以生动的形式讲述平民百姓或历史名流的故事。《海南日报》也相继开设“海之南”“往事”等版面,挖掘地方文化及历史资源,以讲述旧闻为主。这些“旧闻”里的人物新闻,比硬性新闻要生动轻松,有浓烈的怀旧色彩,特别能调节硬新闻的严肃性,吸引更多读者。

聊天式采访获取“直接引语”

要写好写活人物,采访是关键。一般情况下,“旧闻”里的人物,都是有个性的人。采访他们时,往往不会顺着记者的采访提纲而答。有很多时候会有出人意料的情况出现。这时,将采访局面的主动性掌控在记者这边,就显得相当重要。

经过多次对“旧闻”人物的采访,将严肃话题变成家常聊天式的采访,往往可以带出许多意想不到的精彩内容。2006年3月,我采访了一位80高龄的老人蔡旭阳,他在海南扎根54年研究橡胶,一心一意为我国的橡胶事业倾注了全部心力。采访老人时,他因回忆往事而激动,思路杂乱。我让老人平静下来,通过聊天式的采访,在长达7个多月的时间里,老人陆续向我讲述了许多海南岛种橡胶的鲜为人知的往事。

采访“旧闻”人物之前,需进行大量准备工作。首先是对人物进行初步了解。2006年7月底,我曾到南京采访海南军界宿将蒲公才将军的家人,我事先在谷歌、百度上搜索,没有发现关于老人的资料。蒲老祖籍海南儋州一带,戎马一生,大多数时间都在内地。我出差前往南京,采访蒲老的夫人胡润如女士。我用了两天时间采访,以拉家常的方式,带出了她对丈夫蒲公才的深情回忆,蒲老坎坷而传奇的一生就在暖暖的氛围中徐徐展开。回来后分两期在《海南日报》“往事”版见报,在社会上引起了反响,海南省的地方史志办还将文章作为重要资料收集起来。

采访“旧闻”人物,对事件、故事的挖掘,跟采访技巧大有关系。首先,有了前期的准备工作还不行,在采访中要注意深入挖掘历史事实,将生活化、个性化等细节提炼出来。其次,让受访者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特别是时间、地点、数字、人名等容易被忽略的地方要记录准确。第三,在采访现场,要形成一种气场,其实就是现场氛围,在记者与受访者之间达成一种默契。采访“旧闻”人物时,我常常努力营造这种气氛,这也是我获取更多人物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和人物“直接引语”的捷径之一。

对“旧闻”人物成功的采访,对于文字记者来说,不是一蹴而就,它综合了很多因素诸如采访技巧、个人阅历、社会影响力等,甚至有时还要有运气,将专业的访谈和沉重的历史话题化解开,才能采写出令人满意的作品。

给采访笔记“修枝剪叶”

采访结束,就要对采访本或者录音记录进行选取和整理。根据版面要求和采访的实际内容来构思写作,先把框架搭好,考虑清楚希望表现人物的哪些特点,然后找出相应的故事来表现。

大多数读者看旧闻,都为了看故事,通过故事了解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和历史价值。刚接触“往事”版的采写时,我已经有了10年的新闻采访经历。期间,也见报了不少社会反响较为强烈的社会新闻、经济新闻和时政新闻。我认为,写这一类“旧闻”文章应该不难。然而,第一次写作“旧闻”稿件,就让我吃了苦头,从而彻底改变先前简单好写的想法。2006年2月,春节刚过不久,“往事”版开设了一个栏目叫“亲历我的1988”。我采访了四五位当年亲历海南建省办大特区热潮、从内地南下海南的“闯海者”。采访结束,我整理笔记准备动手写稿时,忽然感到思路有些混乱,那一段厚重的历史,远不是三笔两言就轻易勾勒得出的。由于采访时记录得密密麻麻,导致我在整理采访笔记时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我采用人物通讯的笔法来写,显然不适合版面的用稿要求。结果,第一稿写作“旧闻”人物,我就因采访笔记整理得不够顺畅,写稿时费尽了心力,还达不到编辑所预期的效果。

大胆运用技巧勾勒“旧闻”人物

“旧闻”人物写作,其落脚点都是表现人物的感情、性格、特点、品质及人格魅力等。要写好人物,尤其是发生在“旧闻”里还健在的人物相当不容易。

“旧闻”人物的写作,文章的构成要素包括人物、故事,这两大因素是文章构成的主要部分,至于人物的形象、感情及文章内涵,都是通过这二者表现出来。

在对文章的框架进行“填充”的过程中,要使用一些技巧,让文章生动精彩。 “旧闻”人物写作中要用到诸如夸张、对比、白描等手法。通常来说,对人物故事的描写都是用白描手法,就是讲述人物最普通、最朴实、最有意义的故事,这个好把握。

难的是如何把夸张、对比等手法融入到文章中。怎么夸张?“用事实的合理排列达到夸张的效果,而不是改变事实,把事实进行夸张”,一定要“用事实夸张”,而不是“把事实夸张”,二者有质的区别,处理不好的话,那就是注水的“假闻”,而不是实实在在的“旧闻”了。夸张的手法之一是“反复强调”,即同类型的事多次重复,在合理的谋篇布局之下,夸张的手法不仅不会显得多余,而且真的达到了夸张的效果。

另外一个常用技巧就是“合理拆分”,即对一个事实的表述过程中把故事一步步讲出来。“旧闻”人物的写作,我一般采用戏剧性结构,有情节、有铺垫、有高潮,用轻松或好读易懂的方式,将整篇文章呈现在读者面前,这也与《往事》版的宗旨:“时代记忆,感怀海南”相吻合。

每一个记者都有自己描写人物的经验和手法,写作水平也因人而异,写作风格则是在多次的采访、学习、总结和交流中摸索出来的。对于“旧闻”人物的写作,没有捷径可走,只有多采、多看、多写、多思,才会形成自己的写作风格。(作者单位:海南日报社)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