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方周末》做财经人物报道

—报道之八点体会

      

在《南方周末》做过财经人物报道和若干篇财富现象或人物群像报道,对如何采访财经人物这样一个特殊群体有些体会。

一、和笔下人物的距离要适当。

财经人物与一般的新闻人物不同之处在于,他们真实的思维方式、行动逻辑,以及政商关系等,都比较隐蔽。

今年3月下旬一天深夜,我在武汉一家酒店酝酿写作《牟其中狱中岁月》,心里因采访时的震动而不能平静。我担心这种情绪会带到写作当中,于是搁笔,给吴晓波写了一封邮件,他很快就回复了:“面对商业人物和商业故事的复杂,以及对人构成的内心煎熬,是这个行业外的人们很少能感知的。一般人均以为,商业无非是金钱的游戏,冰冷得很,其实,它真的关乎人的堕落、成长与修炼。我与你常常有同样的心境,你不能沉溺太深,否则真的无法自拔。职业的道与术,入与出,是个很纠缠的话题,任何人生或故事,说到头来,一定是无言。所以,有时需退后三步,或有斡旋和创作的空间。”

二、未雨绸缪可少吃闭门羹。

财经事件多数时候没有新闻现场,特别是一些在对方看来有些“负面”的事件时,你想以人物报道的形式呈现,难度相当大。但闭门羹正是给那些原本就想饿着肚子的人吃的。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放弃对鲜活人物的探寻,当然前提是,我们要尽可能深地打入对方内部,知道其“算盘”。

去年11月到郑州调查思达系崩塌事件,核心人物汪远思已一走了之。二号关键人物、导致思达系崩塌的地产业务负责人李建华仍在郑州,但已躲了起来。我通过当地的关系拿到她的手机号后打过去,始终是忙音。我便开始软硬兼施地给她发短信—我深信她一定能收到。可惜,短信发了10条,没有任何回音。我在第11条短信中写道:“李总,当初汪老板承诺给你的1个亿,现在兑不了现,知道你也不高兴,我专程从广州飞到郑州,就是为见你一面,看来这个面子你是真不给了。”李建华很快就回了短信:“半个小时后丹尼斯楼上的咖啡厅见。”半小时后我见到她,她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知道1个亿的事?”

另一门功课是相对静态的自我修炼,比如读书,和同行交流,参加一些有价值的人物写作研讨会,以及分门别类将国内特别是欧美杂志一些优秀的财经人物报道存下来,横向和纵向对比研究。读书要杂,不能就财经而财经,现在是“混搭”致胜的年代。要不断多层次充电,做好读书笔记,并随时随地记录自己的创意。

三、对公司财报分析的重视。

看财富故事,没有人不喜欢通俗易懂的风格。不少财经报道开始娱乐化。娱乐化本身并没有错,但要看怎样娱乐。你可以在写哪位企业家打造产业链时加入“向赵本山同志学习”的发挥和比较,但如果你开始谈起了他和赵本山二人的面相,则离题万里。

财经专业的基本工具不能丢,不会看财报的记者去和上市公司的老总聊天会受到轻视。对财报的“会看”特别是“会用”则有很长距离。有趣的是,我到《南方周末》后做的第一个人物就是去年5月刚上市的杭州滨江集团的董事长戚金兴。之所以选择他,一方面是因为去年逆市上市的地产公司寥寥无几,二是我发现滨江的招股书中很多地方很“怪异”,研究了几天后自认为看出了些道道,然后又请一位会计师朋友帮忙,她提出了一些看法。这些功课后来在杭州的采访过程中至关重要,尽管一些所谓的问题和国企改制等大背景息息相关,但因为知己知彼,对方对来访者的态度很快由排斥变为配合和尊重。

四、对人物性格的描述要放到一个立体坐标中。

多数记者容易将笔下人物符号化、标签化。譬如总习惯在巴菲特的名字前加上“股神”这一形容词,提到乔布斯便会说他是苹果公司的“灵魂人物”。而在艾丽斯·施罗德(巴菲特传记作者)和杰弗里·扬(乔布斯传记作者)笔下呢,前者是一个有七情六欲的普通投资者,后者则是一个不断纠正自身专断、傲慢等性格缺陷的普通人。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