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报道不要“血腥、诡异、妖魔化”

  大连日报  陈奎智

本人是球迷,又编辑采访体育新闻,可谓看球工作两不误,乐哉,悠哉。

可时间一长,乐、悠渐渐远去,沉重却涌上心头。原因是被球迷津津乐道的足球报道“血腥、诡异、妖魔化”越来越浓了。不信你看吧,主队若是输了球,随队采访的记者在报道中就难免火上加油,指责裁判不公。若是胜了,就尽情地渲染,“最后关头,某某带球杀进禁区,给了对方一记漂亮的绝杀。”短短一句话,就冒出两个“杀”字,可谓杀气腾腾。更有甚者,将两队比赛互有胜负的常事,硬说成是负队下一场要“讨血债”、报“一箭之仇”。把某月某日去客场,说成要前往广州“讨伐”广药队。还有辽宁一家媒体也够闹人的了,把关键时刻33岁的安贞焕进了一球,说成是韩国“老妖”“妖刀不老”等。

眼下类似这样值得商榷的稿子近来越来越常见。再以中超联赛第18轮为例,8月21日某体育周报一则标题就够血腥的,“京籍悍将欲斩国安献功”,文章实际上不过是说江苏队一名北京籍队员要在明天的比赛中,希望在主场踢出自己的水平而已。编辑却故意标出这么血腥气十足的标题,哗众取宠。而第二天本轮比赛结束,某网站体育新闻的标题就更邪乎了,什么“国安防线惨遭小卒蹂躏江苏半场狂攻如抽京师耳光”。事实上无非是一场波澜不惊的中超足球比赛,江苏队主场1:0战胜北京队而已。编辑却非要在标题上标出“惨遭蹂躏”“抽耳光”等字眼,纯属故意往里添加暴力、血腥味。多少有点新闻工作经验的人都知道,这么做犯了严重的题文不符大忌。更糟糕的是一些电视台的解说员也受到传染,再加上带有明显的倾向性解说,就更让人不舒服,甚至有煽风点火之嫌。比如天津足球代表队一名队员,为“报仇雪恨”,拼命追打裁判;河南天津两地球迷大打出手;我认为与相关媒体过度血腥化的报道有一定关联。媒体的魅力和影响力之大,不注意正面引导,其后果可想而知。

然而更让人费解的是,为吸引球迷眼球,有些媒体还将一些普通的稿子标题标得云山雾罩、神秘莫测的。仍以中超联赛第18轮的报道为例,8月22日和23日的某网站体育新闻上,就出现了这样莫名其妙的标题,“泰达内讧原是最灵异烟雾弹 谁让他们想输球都难”“曹阳率津门球队打残渝军”“王永珀诡异任意球绝杀申花”。这三个标题不但有“打残”“绝杀”的血腥暴力字眼,又多了“灵异”“诡异”这类与神仙鬼怪相连的词,把个普普通通的中超联赛第18轮比赛整得“邪呼呼”“神道道”的。不信你看,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对“灵异”的解释是“神怪;神奇怪异”,对“诡异”的解释是“怪异;奇特”。天津队的内讧早就曝光过,就是队员嫌工资低、待遇差而闹罢训而已。这一不是神怪作乱,二不是神奇怪异之事,非要荒唐地标出个“灵异内讧”的标题来,反倒让人怀疑是该文编辑还是记者中了邪。再说进了个任意球就更司空见惯了,不就是被人墙挡了一下,改变了方向进入球门而已,有何“诡异”之处?

足球报道既然属于体育新闻范畴,就理所当然也属于新闻报道。既然如此,也应当遵循客观公正实事求是的原则,不允许胡说八道、装神弄鬼地误导读者。倡导树立良好的社会风气是媒体的职责,也是广大人民群众的强烈愿望。尤其是当前,是非、善恶、美丑的界限更不能混淆。

及早地去浊扬清、去伪存真,重新给全国球迷带来精神文明的春风,这是当代足球报道的方向,也是时代的呼唤。

(上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