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把所有捐助都当新闻

  内蒙古赤峰日报社    

每年九月大中专开学前后,媒体上都轻重不一地出现一个热闹的报道内容:捐助。

哪个学生考上了某某大学,因家庭贫困面临失学,哪个企业家伸出援助之手;哪个学生父母有病或者双亡,边打工边求学,哪个领导上门看望,并捐资多少助其安心读书,等等。

资助贫困学生,这在社会上已经成为习以为常的事情,人们除了对贫困学生的同情,就是对资助者的赞扬。但是在同情和赞扬的同时,有谁拷问过捐助者的心态和被捐助者的压力呢?对于一些捐助者笔者有过耳闻也有过亲见,感慨良多。

有一位供职于执法部门的局长,把上级年终奖励给他的一万元钱捐助给了贫困学生,这值得赞扬。但他的捐助形式却是事先安排好场地,让秘书领路,由被捐助者的当地领导陪同,再请上记者拍照,在报纸上登载文章……想一想,他的行为无疑是一种爱心,但这样的捐助形式却耐人寻味,可悲的是,媒体竟很配合地给予报道。

笔者还亲身经历过一起捐助,那是一个很冷的深秋,笔者接到通知,要随一个企业家去乡下进行一次捐助活动。两辆小汽车拉着企业家、乡干部和几名电视台、电台、晚报的记者,跑了几十公里,到了一所山村小学,学校门口的学生站在冷风里等了两个多小时了,孩子们冻得脸红红的,高呼着口号,敲打着锣鼓。当孩子们站成队接受捐助时,笔者才弄清这个企业家只给这个学校的三名学生捐助两千元,仪式后还开了个受助家长、学生座谈会,其实就是感谢会,接着这些来人吃了一顿饭,那顿饭也得几百元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企业家的真正用意是什么,笔者没有在供职的媒体上报道一个字。

就笔者理解,真正的捐助不应直接把钱交给被捐助者,也不应找新闻单位宣传。为什么有人捐助要直接交给被捐助者呢?直接的助学可以产生感恩情结,感恩的对象是捐助者,由于报恩上的障碍,不利于感恩情绪的发展与培养,因此媒体的报道必须让受助者对社会感恩,让受助者意识到,恩情不是某个具体人给予的,而是整个社会的关爱,只有对社会产生深深的感恩情绪,才能消除受助者的心理压力。正因为这样,许多国家都有专业的慈善机构,资助者如果要献爱心,只能把钱交给慈善机构,通过慈善机构进行社会慈善事业,更有利于维护受助者的自尊和权利,让受助者感受到是整个社会给予的爱。作为媒体,也不应该受制于人,谁请都去采访,谁求都给予报道,不分青红皂白地推波助澜,不考虑捐助者是出于什么目的、什么形式,更不探究这种报道给被捐助者带来了怎样的压力。

不是说所有的捐助都不应该报道,而是应该弄清捐助对社会、对被捐助的群体确实有积极意义,再参与到采访报道中去,让捐助行为成为广大读者愿意看、急切看的新闻,成为富人帮助穷人诚心诚意的自觉行动,才能树立媒体的权威性和可信度。

(上一页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