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怎样看待刘翔复出

□ 郑州日报社  李洪太

9月20日晚,刘翔再度成为关注焦点。在北京奥运会上因伤退赛的刘翔现身上海国际田径黄金大奖赛,且跑出13.15秒的好成绩,因同台竞技的美国名将特拉梅尔有效部位领先,刘翔“屈居第二”。

在告别赛场398天之后跑出如此成绩,的确令人振奋。国内外媒体纷纷予以报道,字里行间难掩喜悦。央视一套次晨7时“朝闻天下”破例头条播出,标题为《刘翔复出首战爆惊喜》,《新华每日电讯》则大书标题《刘翔归来》,国际田联的官方网站誉之为“英雄回归”,美联社在报道中也称刘翔“伤病已成过去……”

在众多热情报道之中,笔者注意到国内媒体在报道刘翔如此“优异”成绩的原因时,较之以往有很大进步。特别是刘翔的教练孙海平如此分析道:一是全场观众都盼望他出来,大家喊着他的名字,一次次热烈鼓掌,刘翔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二是比赛当时是大顺风,所以跑得特别顺;三是边上的特拉梅尔跑得好,在前面把他带了起来。

看到众多报道,感到十分欣慰,既为孙教练的理性,又为中国媒体的理性。如果硬把这次复出首战与 一些“豪言壮语”相联系亦非难事,但如此冷静的分析特别是如此客观的报道显得更加真实可信。

由此我忽然联想到27年前的一件事。1982年4月30日,上海市一位名叫陈燕飞的青年女工途经苏州河时看到有人在水中挣扎,已怀有5个月身孕的陈燕飞下水将人救起。此事一经报道,顿时成为沪上美谈并引发一场关于“见义勇为”的大讨论,但在最初报道中却出现了偏差,“身怀六甲”“跳水救人”成为最吸引眼球的新闻点,而随后陈燕飞对此事加以澄清:当时我是从平时渔民上下船的地方“下水”救人而不是“跳水”救人;二是她从四五岁开始游泳,水性很好,否则也不敢贸然下水。当时媒体特别是最初的报道者未能深入采访,也许是为了宣传效果,强调了“勇”,强调了“跳”,却忽视了当事人会游泳的理性前提。当时尚在大学学习的我,将这一感触写下来,寄给了新华社的《新闻业务》(《中国记者》的前身),也是在“一得录”栏目中发出,我所要强调的就是:见义勇为不是提倡鲁莽蛮干,“下”水救人和“跳”水救人同样高尚,报道当事人会游泳的背景因素丝毫不影响当事人的光辉形象。

27年过去,从陈燕飞下水救人到刘翔的复出首战,从当年“报”之不详的救人背景到今日孙海平教练的冷静分析,我们看到了中国媒体的进步—客观、理性、人性化。随着时代的进步,国人对健康的意义、对生命的尊重有了越来越深的理解和认识,越来越多的人性化回归。在去年的北京奥运会上,举国上下对刘翔寄予厚望时,刘翔却因伤退赛,转身离去。但人们能够很快从目瞪口呆的惊诧中转向宽容和理解,新闻媒体正确、健康的舆论引导功不可没。

新闻事实的发生是一种“客观”,但如何报道,则融入了记者的许多“主观” —新闻理念、专业素养、驾驭水平和能力,记者会因为对同一新闻素材的不同认识、取舍、处理而各显高下。选择、强化什么,如何真实、准确、完整地还原新闻本质,是媒体记者每天必须面对的现实“作业”和“课考”。

其实,认真想一想,像110米跨栏这样的田径项目,且又是国际级的顶级赛事,运动员当时的身体状况、情绪、时间、场地、器材、天气等等都和最终成绩有着密切关系。刘翔脚伤尚未痊愈,而复出首战竟然险些夺冠,应属“超常”水平,而构成这种“超常”的原因,其中就有孙海平教练所分析的“客观”因素。能取得如此战绩,即使有此“客观”因素相助,也毫不影响刘翔作为运动员的“优秀”甚至“伟大”。只有记者拥有理性、科学的眼光和出发点,真实、客观地报道新闻,避免顾此失彼,以偏概全,这样的报道才更能揭示新闻本质的真实,才能更好地发挥舆论引导作用—科学发展观,也许就是在这种报道的细微之处得以显现。

(下一页)

©2007 《中国记者》杂志社    地址:北京市石景山区京原路8号   邮编:100040
编辑部信箱:zgjz@vip.sina.com  
网络互动平台:24687113@sina.com  发行:010-63073532